天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道潜龙 > 第一二一九章 你劝了吗?
    岘g别墅内。

    一名挂着大校衔的越n公安部某领导,领着三十多号人,迈步就上了三楼。

    越n的公安系统跟我国是有一定差别的,他们警察培训是从部队开始的,级别也是按照将,校,尉的军衔制排列。满十八岁的男子或女子,如果想要当警察,要去部队培训三年,然后才能当公安。而今天前来抓捕伍甘的就是一名公安部安全局的大校。

    众人进了屋之后,伍甘只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就继续吃着饺子。

    大校摆手示意众人站在旁边,独自一人走到伍甘身前问道:“你还过农历年啊?”

    “习惯了。”伍甘淡然回应道。

    “有能力的都想往外走,你为啥不跑呢?”大校又问。

    “跑不了呗。”伍甘摆手招呼道:“一块吃点?”

    “好啊。”领导也不太讲究,迈步坐在伍甘对面,伸手就拿起了一个饺子放嘴里:“味道很好。”

    “你沾点醋。”伍甘笑呵呵的提醒了一句。

    “你吃吧,我看你吃完,咱们再走。”领导咽了饺子,低头点了根烟。

    伍甘拿着筷子,双眼盯着饺子盘感叹了一句:“人活着就是为了口饭吃啊。五几年,我第一次在码头跟人血拼,为的就是一口吃的。”

    “后悔吗?”大校又问。

    伍甘仔细想了一下后,连连摇头应道:“不后悔,当初没得选。”

    “吃吧。”大校点头,心里其实挺感谢伍甘的,因为他亲哥哥一家都在伍甘的赌场干活,或是发码,或是发牌……

    眼前这个老头,养活了他亲哥哥一家,但大校却没有当面把这话挑明。

    伍甘是时代的产物,他在那个越n极度动荡的年代,因为要吃一口热饭,从而一步步崛起。70年代,80年代,他暴力敛财,争抢赌场,酿下血案无数,而国内那些所谓涉h团伙,跟他们的做事儿手法相比,完全不值一提。因为这里更乱,像是完全没有法制的国度……

    而今动荡的时代过去,再加上越n政府的连翻自我调整,那么上个时代的产物,自然就是要被淘汰的。

    伍甘年轻的时候总是很猖狂的说:“越n要没有我搞赌博,搞娱乐行业,胡z明和岘g的经济起码倒退十年……!”

    现如今伍甘老了,不敢再说这样的话了,他变得更低调了,可年轻时攒下的累累罪行,也是终将要还的。

    饺子吃完,伍甘被正式带走。他没抗争,也从来没有过要跑的心思,因为要动他的,不是某个人,某个集团公司,而是当初成全他辉煌的越n政府。

    ……

    次日一早。

    缅d营区,靠近山脚的三层楼内,二妮躺在床上翻了个身,撅着屁股,用小手挠了挠粉嫩的脸颊,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就往床头柜上摸。

    摸了半天,也没找到水杯。

    扑棱一声,二妮翻身坐起后下床,整个人宛若梦游一般来到桌子旁倒了水,咕咚咕咚连喝了两杯。

    “小吉,给我也倒一杯。”

    一个男子的声音在床上响起:“艹,渴死我了……快点的。”

    “嗯?!”

    二妮猛然间转身,瞪圆了大眼睛。

    “艹,干啥呢,给我倒杯水啊?!”沈天泽睁开眯缝着的眼睛,皱眉再次喊了一句。

    “卧槽!”二妮回过神来吼道:“我给你倒个屁呀,咱俩……咱俩……怎么躺一张床上了?”

    话音落,沈天泽也猛然坐直了身体,赤.裸上身的看着二妮问道:“你咋在这儿呢?!”

    “你咋没穿衣服呢?”

    “我睡觉我穿什么衣服?!”沈天泽顺嘴回了一句。

    “你踏马的……你喝点酒……占姐儿便宜?”二妮放下杯子,抡着枕头就冲上了床:“你还想媳妇,想孩子?最会演的就是你!说好只喝哥们酒,你却趁机带我床上走?尼玛,你没有酒品……!“

    “别闹,别闹,我们捋捋……昨天喝到最后不光咱俩啊,还有小吉啊……小吉不是也来了嘛,还有乔帅?!”

    “你当我傻啊?那明显是你找的托儿,故意打消我心理防备……!”

    “放屁,你见过有哪个托儿自己上来就连干三杯的?”沈天泽捂着脑袋喊道:“你别激动,我告诉你个秘密……我要喝断片了……啥都干不了。”

    “滚蛋!你啥都干不了,还能脱衣服?”

    “那是下意识的,是习惯,习惯你懂不!”

    “不行,我要气死了。你让我环切了吧,咱俩当姐们……我就平衡了……!”

    “你别没正形,我就穿个裤衩。”沈天泽捂着被子,吓的脸都白了:“你这样让人看见了不好……真不好……你说我要干啥了也行……但这啥也没干,咱真犯不上整出点啥动静。”

    门外。

    “不是,我昨天让小泽劝劝我闺女,他咋给人劝没了呢?妮妮不会已经走了吧?”

    “九哥,你放心吧,昨晚我们和泽哥跟她喝了不少酒,在一块都把话说开了,她昨晚挺高兴的,今天不可能走。”

    “我进去问问小泽。”

    “九哥,你等一会……!”

    “你干啥,我进去找小泽。”

    “九哥,九哥……!”

    “咣当!”

    话音落,九哥伸手就推开了卧室门,抬头喊道:“醒没醒呢?我昨天晚上让你……哎呀我操!”

    话说一半,九哥愣住,他看着床上站着的二妮,还有蒙着被子啥都没穿的沈天泽,顿时骂了一句脏话。

    “……九哥,我……我……!”沈天泽眨着眼睛,一时间语塞了。

    “爸,我……你……你吃早饭了吗?”二妮脸色紫红的跳下了床。

    “你爸现在不饿,但有点尴尬。”九哥同样脸色通红的回了一句。

    “九哥你听我说,我也是一言难尽啊!”沈天泽扑棱一下坐起来解释道。

    “那你还说个jb。”九哥指着沈天泽骂道:“……我让你劝她,你劝啥了?”

    沈天泽尴尬到极致的搓了搓脸蛋子,一时无言以对。

    “泽哥劝了,我听见了,劝妮妮跟往事干杯嘛!”乔帅非常经典的在门外喊了一句。

    “滚尼玛的吧!”

    九哥一脚蹬开乔帅,转身就走了。

    “哎呀我艹!”

    沈天泽再次搓了搓脸蛋子,转身刚想穿衣服,床头柜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

    “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