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道潜龙 > 第一一一三章 小人物的命运
    沈天泽闻声一愣:“你妹妹也跟你来了?”

    “对,她前段时间生病了,在国外做了个小手术,这段时间休假,就在我这儿呆着,我来沈y她非得跟着……!”孙衍显然很关心这个妹妹,此刻神色比刚刚自己陷入险境时还要慌乱。

    “你别着急,那要照你这么说,你妹妹是在沈y出的事儿?”

    “对啊。”

    “你妹妹刚刚去哪儿了,你知道吗?你俩最后一次联系是啥时候?”沈天泽已经不知道遇到过多少回这样的事儿了,所以才很冷静的冲孙衍连续问了几个问题。

    ……

    沈y市区某五星级酒店内,涂啸绅走进了刘彦章的客房,并且还叫来了文叔。

    “什么事儿啊,这么急?我明天还要跟老谷参加一个会呢。”刘彦章皱眉问道。

    “是关于小迷糊的。”涂啸绅坐在沙发上轻声叙述道:“蒋光楠的一个兄弟,因为要报复沈天泽,所以想动人家老婆跟孩子,但他这事儿干的有些莽撞……所以没成……现在被沈天泽扣住了。”

    “蠢货。”刘彦章听到这话后,立即话语简洁的评价道:“幸亏他没成,他要成了,沈天泽能绑着*去找老骆……这人怎么想的,动沈天泽老婆跟孩子的意义在哪儿?你是能换回来重要的砝码,还是能打开僵持的局面?唉,活该被抓。”

    “这人叫喜力,对蒋光楠很重要,是他过命的兄弟。”涂啸绅没有评价喜力的对与错,只客观阐述了一下他和蒋光楠的关系。

    “那这个喜力跟小迷糊又有啥关系?”文叔皱眉问道。

    “沈天泽现在恨这个小迷糊入骨,他跟蒋光楠说,如果想让喜力回来,就必须拿小迷糊换。”涂啸绅话语简洁的解释道。

    文叔和刘彦章听到这话顿时双双沉默。

    “我的意思是同意蒋光楠的做法。”涂啸绅面无表情的发表着自己的意见:“首先,光楠是咱们自己人,他跟小迷糊的身份完全是两回事儿;其次,小迷糊目前对咱们的作用已经越来越小了,但胃口却很大,前前后后在陈文豪那儿,在我这儿都拿了不少钱……可拿了钱,他还没有办成什么重要的事儿,那他现在就是一块恶性肿瘤,该切就得切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蒋光楠这些年为公司,和为我所做的,大家都有目共睹。h市那边自从老九走了之后,三鑫分公司就彻底在官方上线了,而他经过这几年的经营,虽然让公司易名了,但确确实实的是把分公司又给盘活了。……而在这一点上,也让骆总很高兴,所以我觉得曾凯一死,蒋光楠就等于被迎面打了一拳……现在喜力又出事儿,如果咱们不在背后支持他一把,那人家容易寒心啊。”

    刘彦章闻声后,仔细在心里思考了一下,就扭头冲着文叔问道:“你怎么看?”

    “我同意。”文叔只稍稍想了一下,就张嘴应道:“老涂有一句话说的对,光楠是自己人,而小迷糊就是个二五仔。喜力换回来还能继续给公司办事儿,但小迷糊却次次碰到事儿就跑,那怎么取舍,显而易见啊。”

    “好,告诉蒋光楠做吧。”刘彦章话语简洁的就拍了板儿。

    就这样,几位大佬坐在一块,简单谈了两句后,就云淡风轻的决定了小迷糊的命运。

    当初,小迷糊因为骆嘉鸿的一句赏识,而成了陈文豪的座上宾,甚至都能指挥仇二,仇三办事儿。

    而如今,他又因为刘彦章一句话,彻底被团队抛弃。

    两个大佬,两句话,就像是完全掌握了这个小人物的命运一样。他不管在这中间怎么挣扎,怎么抗争,似乎也没能改变起点与终点。

    ……

    大约半小时后,涂啸绅从刘彦章的客房内走出来,低头就用手机拨通了蒋光楠的号码。

    “喂?”

    “你做吧。”

    “谢谢你,绅哥。”

    “你还有啥要求?“涂啸绅直接又问。

    “换回喜力,我想用别的人去办。”蒋光楠思考了一下应道。

    “行,我派给你。”涂啸绅点了点头:“还有啥要求?”

    “没了。”

    “好,就这样。”涂啸绅没有多说话,而是用行动给予了蒋光楠最大的支持。

    鑫诚公司办公室内,蒋光楠挂断电话后,立即就冲老秃吩咐道:“马上给我盯死小迷糊!”

    “上面同意了?”

    “对。”蒋光楠立即点头:“明天一早我就给沈天泽打电话,约时间换人。”

    “好,我知道了。”老秃立即点头。

    ……

    陆涛家里。

    “我要报警。”孙衍十分激动的冲着沈天泽说道:“我听那个陈良说话,都好像有点精神不正常了,我怕芸熙在他手里出事儿。”

    “别着急,别慌。”沈天泽皱眉回应道:“有的时候,用别的办法更容易办事儿,听我的,先别报警。”

    “不报警我怎么……!”

    “对方的诉求是管你要钱,钱不拿到,他应该不会有过激行为的。你等会,我打个电话。”沈天泽再次安抚了一句孙衍,随即低头就拨通了毕子文的电话。

    “喂,小泽,怎么了?”

    “文哥,帮我办点事儿呗。”

    “你说!”

    “我有一个朋友,在外面有一些经济纠纷,对方一急眼就给他妹妹抓了,你在沈y比我人头熟,你帮我找找这个人呗。”沈天泽解释了一下事情经过后问道。

    “啥线索啊,人在哪儿没的啊?”毕子文打着哈欠问道。

    “你妹妹去哪个酒吧驻唱实习来着?”沈天泽扭头就冲孙衍问了一句。

    孙衍仔细回忆了一下后,立即回应道:“唐唐音乐酒吧。”

    “文哥,在唐唐音乐酒吧,大概就是三个多小时以前的事儿。”沈天泽看着手表回应道。

    “要是在酒吧的话,还好办,你等我信儿,我帮你找找。”

    “麻烦了。”

    “没事儿。”

    二人通完电话后,毕子文竟然亲自从床上爬起来,穿上衣服出了家门,并且在半路上与王战垒汇合,一块赶往唐唐音乐酒吧。

    ……

    第二日一早。

    小迷糊从包房内走出来,刚要去酒店三层吃个早餐,就看见老秃的两个兄弟走了过来。

    “你们咋来了?”小迷糊笑着问了一句。

    “啊,我秃哥还没租房子呢,就在这儿开了两个包房,让我们暂时住几天。”一小伙笑着搭话。

    小迷糊闻声后,敏感的神经就瞬间紧绷了起来。

    与此同时,楼下一戴着鸭舌帽的男子,低头看了一眼停车场,嘴角就泛起了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