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道潜龙 > 第八七二章 线断了,鱼饵让鱼吃了
    景观大酒店内,赵晨布置完会场,一溜小跑的找到了王元:“我有点事儿得出去一趟,晚上就回来,你帮我盯一会昂。”

    “你干啥去啊?”王元眨眼问道。

    “见网友。”

    “谁啊?”

    “就昨晚跟我聊天那个黑森林。”赵晨跟王元基本没有啥秘密。

    “你自己去啊?”

    “那见网友不自己去,我还带你去啊?也不合适啊!”

    “仨……仨人一起见不行啊?我身体也挺好的。”王元羞涩的问道。

    “你滚一边去吧,人家姑娘挺羞涩的,不是那样的人。”赵晨毫不犹豫的拒绝:“你放心吧,我一个人能伺候他。”

    “艹,你就是护b使者。”王元翻了翻白眼:“干大秀的还羞涩?你特么小心点,别让人家给你那玩应夹掉了。”

    “行,你别操心了,我一会就回来。”

    “别弄太晚,明天一早去接亲。”王元嘱咐了一句。

    “行,我知道了。”

    “嗯,去吧。”

    二人聊了几句,赵晨急匆匆的回屋洗了个头,喷了点酒店的发胶,出门开车就离开了景观大酒店。

    ……

    大约一个半小时后,市区某网吧门口,刘立洋带着七八个人冲下了车,迈步就进了网吧大厅,分散着寻找了起来。

    里里外外翻了一圈,众人在吧台旁边集合,刘立洋皱眉问道:“没找到?”

    “啊,没看见李萌。”

    “妈的,她给我打电话说在这儿呢。”刘立洋骂了一句后,低头就再次拨通了黑森林的电话号码,但对方依旧处于关机状态。

    “老板,你看见李萌了吗?”刘立洋拿着手机,走到吧台旁边问了一句。

    网吧老板一愣:“谁是李萌?”

    “就一个玩9聊的小姑娘,天天跟这儿泡着,网名叫黑森林。”刘立洋提醒了一句。

    “啊,你说她啊,我看她刚才跟一男的开车走了啊。”

    “走了?走多久了?”刘立洋抻着脖子问道。

    “也就不到二十分钟吧。”老板回忆了一下应道。

    “艹他妈的,这个娘们怎么关机了呢?!”刘立洋无语的骂了一句,抬头看着老板再次问道:“除了电话,你还有她联系方式吗,传呼啥的?”

    “没有,她电话我都没有。”老板笑着摇了摇头。

    刘立洋一听这话,气的胸口起伏,带着他那帮兄弟就离开了大厅。

    出门之后,刘立洋坐在车上打了一圈电话也没找到这个黑森林,最终无奈之下,就只能领着兄弟回仇三的浴池休息。

    ……

    次日凌晨,四点半。

    赵晨站在景观大酒店门口,穿着西服,胡乱吃着煎饼果子,困的哗哗直淌眼泪。

    “你昨晚干啥去了?”乔帅背手拿着对讲机,一脚踢在赵晨屁股后面问道。

    “……我出去办点事儿。”

    “办点b的事儿啊?”乔帅磨牙骂道:“你不跟王元说晚上肯定回来吗,怎么一晚上没见人?你嘴是屁.眼子吗?”

    “呵呵,我给王元打电话的时候,他说活儿都干完了,我一寻思人家姑娘好不容易跟我出来一回,你给人搞的上不上下不下的也不太好……所以,我又出于服务精神干了她两下。”赵晨龇牙回了一句。

    “这个婚礼有你没你无所谓,但要碰到正事儿,你不好好呆着,给我出去跑骚,别说我急眼昂。”乔帅表情相对严肃的提醒了一句。

    “我知道,玩归玩,不会耽误正事儿的。”赵晨点头。

    “行,你坐摄像车吧,我们在后面。”乔帅吩咐了一句。

    “他俩不都办完婚礼了吗,还用整的这么隆重吗?”赵晨费解的问道。

    “这不是给女方家办吗?牛刚想整的场面一点,其实也不算接待宴了,就跟婚礼差不多了,一会还有三台法拉利过来开道呢。”乔帅轻声解释了一句:“我昨晚也没睡好,行吧,赶紧帮他弄,弄完了咱找地歇一会去。”

    “妥。”赵晨两口咬掉煎饼果子,用纸巾擦了擦手后,就迈步赶往了摄像车。

    5点零8分,牛刚下楼上了头车后,车队就出发赶往了新娘子住所。

    ……

    市区某宾馆走廊内,刘立洋带着十多个人,来到3018房间门口,伸手敲了敲门。

    “吱嘎。”

    过了没多一会,黑森林头发散乱的将门打开。

    “艹你妈的!”

    刘立洋伸手从怀里拿出刀,第一个就冲进了屋内。

    黑森林站在门口喊了一句:“我在电话里不跟你说了吗,他都走了!”

    刘立洋等人在屋里找了一圈,回头聚在门口,冲着黑森林就问了一句:“你他妈昨晚为啥不给我打电话?”

    黑森林闻声也挺委屈的回应道:“我昨天约他,他刚开始说不一定能来找我,可谁知道他晚上突然给我打电话,说到网吧门口了,想请我吃个饭,然后我就给你打电话了啊。可我跟他上车之后,才发现手机没电了,电话自动关机了。”

    “你他妈不会用别人的电话给我打一个啊?!”刘立洋气的浑身直哆嗦。

    “我没记住你号码,电话还关机了,我咋打啊?”黑森林噘嘴回应道。

    “然后呢?”

    “我俩吃完饭,他说有点累了,想找地歇一会……然后我俩就来这儿开房了,唠了一宿嗑,他早上去参加婚礼了。”黑森林眨着大眼睛回应道。

    “去你m的吧!”刘立洋暴跳如雷的骂道:“你当我傻b呢,还唠了一宿嗑?!鲁豫有约呗?艹你瞎妈的!”

    黑森林没敢吭声。

    “完犊子,一看就让人白艹了。”刘立洋叉腰站在原地,扭头喊了一句:“来,给我拿根烟!”

    黑森林沉默半晌后,抬头再次说道:“他走的时候跟我说了,今天参加完婚礼就还来找我,还让我再找个姑娘,说他兄弟也过来。”

    刘立洋闻声一愣:“他忽悠你呢吧?”

    “应该不能吧,他当我面给他兄弟打电话了。”黑森林强调了一句。

    “今天你哪儿都别去了,就跟我们在一块吧。”刘立洋斟酌半天后,才话语简洁的吩咐了一句。

    ……

    接待宴的过程暂且不说,只说时间来到下午两点钟,典礼结束之后,沈天泽就接到了蒋光楠的电话。

    “喂?”

    “你完事儿了吗,今天能见吧?”蒋光楠直言问道。

    “能,一会我给你打电话,你直接过去就行。”沈天泽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应道。

    “好。”

    话音落,二人结束了通话,紧跟着沈天泽穿着西服找到牛刚说道:“下午不没事儿了吗,咱们去市郊一个山庄坐坐,聊聊天,正好我有两个朋友也过来。”

    “行啊。”牛刚爽快点头。

    “那我一会让车过来接你哈。”

    “行,我跟老丈人,丈母娘说两句话,咱们就能走。”

    “好勒。”沈天泽笑着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