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道潜龙 > 第八二三章 心理战
    李栋听着付志松的话冷笑:“我他妈干了十来年建材,还没有人敢说要让我出殡呢。我现在就是没货,你爱找谁找谁去!”

    “不光老李没货,我们现在手里也没货。”

    “对,这手里没货,你让我们卖给你啥啊?”

    “……!”

    屋内众人听着李栋话,都几乎没有任何思考的就表明了立场。

    “合同你跟公司签没签?”付志松迈步走到李栋身前,面无表情的喝问了一句。

    “签的时候我有货,现在没货了。”李栋梗着个脖子回了一句。

    “啪!”

    付志松突然抬起手,一个大嘴巴子就抽在了李栋的脸上:“合同怎么签的,现在就得怎么办。没货了?没货了那是你的问题,你他妈把我的货卖给谁了,马上给我拉回来,能听懂吗?”

    李栋被抽的愣了三秒,表情不可思议的吼道:“你他妈敢打我?信不信我让你在沈y一车沙子都买不到!”

    “不打你我也买不到,那我他妈因为啥还受你这个气呢?!”付志松抬起脚丫子,一脚就蹬了过去:“艹你妈的,你不后面有人吗?我给你个打电话的机会,把你后面那些狗篮子都叫这个屋来,咱们一块唠唠。”

    “呼啦啦。”

    话音落,屋内的其他老板全部站起了身。

    “你们要干什么?”

    “耍流.氓是吗?”

    “……!”

    众人扯脖子喊了两句,而乔帅直接从兜里掏出军.刺,直接往桌上一拍:“就jb耍流.氓了!谁再bb,我马上就给他嘴豁开。”

    ……

    金凯利ktv内,董文远被小吉,杨鑫,大菠萝等人灌了一圈后,基本就有点要上酒劲儿了。再加上小吉事先嘱咐过屋内陪酒的姑娘,让她们一定陪董文远喝好,所以她们再挨个敬一轮时,董文远就喝了一瓶多红酒,两三瓶啤酒了。

    沈天泽坐在旁边,看着有点迷糊的董文远,摆手就冲他旁边的姑娘说道:“你差不多行了,真给我们董总灌多了,你晚上就松快了,是不?”

    “嘿嘿,没有,董总能喝。”姑娘笑眯眯的回了一句。

    话音落,董文远甩了甩脑袋,低头点了根烟,蹭着屁股坐在小泽旁边问了一句:“兄弟,刚才嘉俊给你打电话了啊?”

    沈天泽听到这话,沉默半晌后点头:“嗯。”

    “上面有啥风声啊?呵呵。”董文远笑着问了一句。

    “没有。”沈天泽双眼盯着董文远回应道:“我周六出事儿了,你知道吗?”

    董文远闻声一愣:“不……不知道啊。”

    “你可别装了,董总!”沈天泽撇嘴回应道:“沈y就这么大,你在市里又有关系,你能不知道我出事儿了吗?”

    董文远沉吟半晌,伸手拍着小泽的右腿说道:“老弟啊,我就是知道了,也不能承认……我是真怕你想多了啊。你看,你啥事儿没有,咱们怎么都行,可哪天你要真出事儿了,那嘉俊会怎么想?弄不好我们都跟着吃锅烙啊!”

    “我明白。”沈天泽点了点头:“不过我压根没往你们那边想。你也知道,因为黄胖子的事儿,我们和陈文豪那边闹起来了,最后黄胖子落到我手里,让他们损失了一千多万和一块地皮,那这帮人恨我也很正常,所以周六的事儿,估计就是他们找人干的。”

    董文远听到这话,脸上没啥表情,但心里却乐开花了。他觉得小泽不了解沈y这边的情况,更不了解高层内部的一些事儿,所以把这锅安在陈文豪身上,那是再好不过了。

    “……董总,你不提这个事儿,我还想不起来和你说。”沈天泽沉吟半晌后,继续补充道:“这黄胖子没了的事儿已成定局,谁也改变不了,所以我觉得咱们和陈文豪继续斗下去没有任何好处。总jb这样你一拳,我一脚的,那弄到最后大家全上线,上面一急眼,说不定还得收拾收拾。”

    “你的意思是?”

    “陈文豪想把那一千多万和地皮全要回去,那我肯定做不到,嘉俊也不会同意的。”沈天泽扭头看着董文远说道:“但如果钱能少点,地皮能不要了,我还是能做主的。”

    “你想少到什么程度?”董文远轻声问道。

    “五百个。”沈天泽压低声音回应道:“如果给他五百个,这事儿能拉倒,我是可以接受的,甚至可以不用跟嘉俊打招呼,你明白吗?”

    “陈文豪办事儿挺独,而且那个仇三是个财迷,你就给五百个,我觉得这事儿很难解决。”董文远沉吟半晌后摇了摇头。

    “董哥,这事儿我要去跟陈文豪谈,那两家有仇,两句话还没等说上可能就谈崩了。但你不一样啊,你在沈y干这么多年,人脉广,资历也够,方方面面的都得给你点面子,所以这事儿你要能帮我谈,那兄弟记你一辈子。”沈天泽抱拳给董文远戴了个高帽。

    董文远听到这话,借着点酒劲儿,也是有点飘飘然的回应道:“行,这事儿我给你试试吧。以前黄胖子跟陈文豪合作的时候,他对我还是挺敬重的。”

    “那就麻烦了。”

    “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董文远点头一笑。

    “对了,还有个事儿。”沈天泽眨了眨眼睛,将脑袋凑到董文远旁边说道:“周六的那个事儿,现场不是死了个枪手吗?市局顺着他的线往下查,好像摸到了一些线索,说是枪手总共有两个人,办事儿之前在市里浴池住过……董哥,我对这边不熟悉,但你人脉广,所以这事儿你也帮我打听打听,看看圈里的人,有没有知道这俩枪手的。”

    董文远听到这话一愣,心里不自觉的就紧张了起来:“市局查的这么快?”

    “也是刚有点眉目,哎呀,我对这个案子已经不抱啥希望了,那陈文豪也不是傻子,他知道这俩枪手没把事儿干成,还在现场死了一个,那现在肯定已经安排另外一个跑了。”沈天泽语气随意的回应道:“不过嘉俊对这事儿很上心,都急眼了,死活要查清楚到底是谁开的枪……而且还跟杜旭说,要在市局找点关系,无论如何得把剩下的那个枪手抠出来。”

    董文远听到这话,心里更加紧张的回了一句:“哎呀,嘉俊就是不了解这边的情况,那枪手活儿没干明白,还在沈y等着给你抓啊?肯定该跑就跑了。”

    “对,哎呀,这事儿愿意咋弄咋弄吧。”沈天泽语气平淡的回了一句,端起酒杯就招呼道:“来,喝酒,喝酒!”

    “好。”

    话音落,二人举杯一饮而尽,紧跟着杨鑫等人就再次轮番敬酒,而董文远也不好推脱,只能硬喝着将众人打发了,就冲着小泽说了一句:“你们先喝着,我出去给家里个电话哈!”

    “行,你去吧。”

    话音落,董文远起身就要走,但刚迈出去一步,就低头看着大理石茶几桌说道:“哎,我电话呢?!”

    沈天泽闻声目光阴沉的从董文远身后站起:“怎么了?”

    “艹,我电话没了,谁看见我电话了?!”董文远皱眉喊了一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