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道潜龙 > 第八一一章 这情况复杂的烂摊子
    沈天泽听到鹏飞的话,心里本能就想起了当时恩赐在广州跟他说的那个事儿,九哥还有两个兄弟没露过面,一个在监狱里,一个就在三鑫公司。

    那这个鹏飞,突然找上门来说他和九哥认识,而且还差点跟自己见过,这是啥意思呢?

    他是那个兄弟?

    沈天泽脑中瞬间燃起了这个想法,但很快又被理智所取代了,所以只点头轻声冲鹏飞回了一句:“没听九哥提过你啊。”

    “我来这边比较早,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和九哥的关系。”鹏飞依旧笑吟吟的接了一句。

    沈天泽听到这话,心里再次有些意外:“哦,是这样啊,那你怎么在嘉俊这边啊?”

    话音落,这次换到鹏飞一愣,而沈天泽盯着他的表情,心里瞬间感觉到,这个人应该就是过来瞎jb唬的。他应该只是知道自己和九哥的关系,所以来这儿走后门的,因为如果他真是九哥安排的那个人,应该不会这么冒失的找自己。

    “……我在总公司没啥机会,就来嘉俊这边了。”鹏飞含糊着回了一句后,就再次说明了来意:“这次我听说是你被调到沈y来了,那我还挺高兴的,因为咱们追本溯源,毕竟算是一个系统内出来的人,现在黄胖子弄成这样,公司人人自危……都提心吊胆的。”

    “内部肯定是要清理。”沈天泽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

    鹏飞沉吟半晌,脸色有些尴尬的看着沈天泽,挠头回了一句:“沈总,我可就指着这工作养家糊口呢,看在咱们都给九哥办过事儿的面上,以后还多请你照顾照顾。”

    沈天泽皱眉看向鹏飞,心里再次有些懵圈了起来,因为对方的话明显是在往九哥暗中兄弟的身份上引,可小泽看着他这样,感觉他的行为真的达不到那个人的层次,有点太直了。

    可如果他不是那个人,为什么总把话往那个人身上引呢?难道是他了解内幕吗?

    沈天泽思考半晌后,只看着鹏飞话语简单的回应道:“嘉俊让我来是带着任务的,我不出成绩,一样摊事儿。但你找我了,也把话说了,能照顾我会照顾。”

    “谢谢沈总。”鹏飞笑着抱拳。

    “我还有点事儿。”

    “行,行,沈总你忙哈,我先走了。”

    “妥。”

    话音落,鹏飞迈步上了自己的小轿车,冲沈天泽挥手后扬长而去。

    “艹,这边情况挺复杂啊。”沈天泽看着离去的鹏飞感叹了一句后,转身就又迈步上了楼。

    ……

    市区,某高档公寓内。

    陈文豪打着哈欠点了根烟,扭头看着仇三说道:“先不用着急,这个沈天泽来这边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你不说了嘛,他刚进沈y就有三四十号人在国道口等他,准备溜须拍马……可这人连见都没见,就直接躲开了……那估计是带着骆嘉俊的任务来的。”

    “是啊,骆嘉俊给他的这个活儿,那是脏到不能再脏的了。嘉阳地产那边黄胖子的班底有多少人?而且沈天泽这一来,直接就整出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那得有多少人恨他?”仇三大咧咧的回应道:“估计他也睡不好觉。”

    “沈天泽睡不好觉,我他妈心里也不平啊。”仇二坐在沙发上,皱眉回应了一句:“黄胖子这一死,他弄走的那一千多万还有地皮,我看是很难要回来了。沈天泽是既不会承认,也不会帮他擦这个屁股,艹他妈的,这个亏吃的我心疼。”

    “老二,还得你想个招,让他把这钱退出来。”陈文豪指着仇二说了一句。

    “沈天泽刚来,肯定要先处理嘉阳地产内部的事儿,趁着这个时间我安排安排吧,他不是铁x还有一个工地没完工呢吗?”仇二目光阴沉的说道:“这个钱嘉阳地产要不给我还回来,那我损失多少,就让他赔多少。”

    “动静小点,效果直接点。”陈文豪点了一句。

    “我心里有数。”仇二点头。

    “叮咚。”

    话音刚落,门口就响起了门铃声,紧跟着仇三迈步走过去拽开门,一个中年人还没等进屋,就张嘴骂了一句:“艹他妈的,这个狗日的沈天泽,白让我们在国道口等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弄俩小孩支前面来,给我们打发了。”

    ……

    深夜,沈天泽跟杜旭聊完之后,就回到了房间内洗了个澡,随即给乔帅打了个电话。

    “喂,你好啊,大佬!”乔帅那边传来了嘈杂无比的声音。

    “……乐呵呢,我的帅哥?”

    “哎呀我艹,我们这边老嗨了,这还得是奉天的场子像样,姑娘那大长腿看着都晃眼睛……!”乔帅挺兴奋的回了一句。

    “你长点脑子,我让你去是了解一下公司的情况,不是让你去那儿贡献子孙去了,明白吗?”沈天泽无语的骂了一句。

    “我傻吗?我就问你,我傻不傻?”乔帅挺来气的回应道:“你就放心吧,b我要艹,事儿我也要办!咱从国道口刚一出来,就有四十多号人把我车围上了,然后我一说你今天没过来,瞬间就走了一半,而且全是大高层。现在请我们乐呵的都是中层骨干,而且我心里跟明镜似的,我想了解一下这帮人,那人家也想探探我口风……我跟你说昂,哥,沈y这边的情况远比咱们想象的复杂……你就寻思吧,如果下面的人不跟黄胖子一条心,那他能敢贪污那么多钱吗?不怕下面向俊哥举报吗?所以啊,这次咱们要清理内部,我感觉下面反弹力度会很大。”

    沈天泽沉默半晌后点头:“行,你心里有数就行。”

    “那我回去跟你说昂。”

    “好。”

    话音落,二人就挂断了电话,随即沈天泽沉吟半晌后,扭头就往付志松的房间走去,想再跟他研究研究沈y这边的情况。

    ……

    铁x嘉阳阳光别苑门口,六七台运送沙子的卡车被二十多人劫在路口,仇二的一个兄弟夹着皮包,伸手就拍了拍卡车的车门。

    “什么事儿?兄弟?”司机一看下面的人手里全拎着刀枪棍棒,顿时就推开车门,客气的问了一句。

    “往嘉阳工地送啊?”

    “对!”司机点头。

    “我大哥仇二,你们给个面儿,以后别送了行不行?”仇二的兄弟夹着包一摆手,身旁的青年就走上前来,顺手往车里扔了四五条中华,还有两万块钱。

    司机当场一愣:“不用了,不用!”

    “二哥说了,你们干这个不容易,车动了就得见钱,他肯定不能让你们白跑一趟。”仇二兄弟话语很敞亮的说道:“但货以后不能进嘉阳工地,要不然大家面上都不好看!”

    “明白,明白!”司机神情忐忑的点头。

    “走!”仇二的兄弟摆了摆手,开着四台车就离开了现场,而那些拉货的车在就没敢往前开一步,掉头就回去了。

    十分钟之后,嘉阳地产某高层接到了下面的电话,听到建材商不能给送货了之后,不但没着急,反而挺高兴的回应道:“沈天泽不是来了吗?那不是钦差大人吗?那就让他解决吧,给我打什么电话,我他妈打麻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