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道潜龙 > 第五零五章 死了一个劫匪
    看见赌局周围拉了警戒线,并且还有记者在场后,司机就载着韩东生和郭副局长迅速离开了现场,返回了县里。

    公路边上,郭副局长焦躁的抽着烟,指着韩东生问道:“你那里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记者为什么都给招来了?”

    “我也不知道啊!”韩东生满脸焦躁且不安的应道:“刚才给我打电话的那个小兄弟说,抓人的是派出所。”

    “他一个马仔,能知道个屁啊?”郭副局长立即催促道:“你给市局的人打电话,刚才去抓人的警察,肯定是市区的,车牌号应该是分局。你马上问一下,是谁带队抓的人?”

    “好!”韩东生点头后,就立即走到一旁拨通了另外一个关系的号码。

    聊了大约能有五分钟后,韩东生转身走到郭副局长面前说道:“麻烦了,抓人的确实是分局的,带队的叫周军强,这人我听过,但没接触过。”

    郭副局长闻声后,只短暂沉默半晌,就指着韩东生说道:“明摆着的事儿,有人在背后整你!”

    “整我?”韩东生一愣。

    “那帮劫匪放枪之后,派出所还没有出警,分局的周军强就到了,你不感觉有点奇怪吗?他们怎么会来的这么快?还有,咱们到的时候,记者已经设备都架上了,明显是比咱来的快了不少,你说他们没事儿为啥会上大农村那边转悠,这根本不合理啊?!”郭副局长非常坚定的冲韩东生说道:“肯定有人要整你,而且应该就是奔着赌局来的。”

    韩东生听到这话,在心中又仔细斟酌了一下,才摇头回应道:“那也不对啊?即使有人要整我,那他们还能傻bb的自己安排劫匪过来吗?这要被发现了,他们比我的事儿还大啊!”

    郭副局长是从基层慢慢升上来的,所以刑侦经验相当丰富,只短暂沉默半晌后,就给出了自己的判断:“我猜测,他们叫警察和记者过来,只是想把你的局曝光,但没想到却意外碰上了抢劫这个事儿。如果是这样的情况,那一切都合理了!”

    “妈的!”韩东生觉得郭副局长说的有道理,所以十分心烦的在原地转了一圈说道:“老郭,能不能先把周军强这边安排明白了,把事儿压下来?!”

    “……你马上找关系,我也找,尤其是电视台那边。他们是省里的,一旦回呼h浩t了,那变数就多了。资料在人家手里,那随时可以让你上新闻。”郭副局长迈步走到路边,继续补充道:“我去一趟分局找一下老丁,他是跟周军强同一批上的警校,估计他说话能好使一点。”

    “好!”韩东生立即点头应道:“一会电话联系。”

    ……

    另外一头。

    新时代公司内,沈天泽看着老胡和付志松问道:“路上没啥变数吧?”

    “没有,都挺顺利的。”付志松率先接了一句。

    老胡沉吟半晌,也点头回了一句:“嗯,除了在屋里有点变数之外,其他的都没事儿。”

    “那帮抢劫的劫匪开枪了,对吧?你看清楚打伤了几个人了吗?”沈天泽再次问了一句。

    “得有好几个吧。刚开始我在屋里,也没看清楚。”老胡仔细回忆了一下后应道:“我看见在大厅伤的就有两个,而且还挺重,都是枪打的。”

    沈天泽舔了舔嘴唇:“看来韩东生得罪的人,不只是咱们这边啊,还有人盯他好长时间了!”

    “通l那边狠人也挺多的,韩东生这些年在耍钱鬼上刮了得有几千万了,你说眼红的人能不多吗?”付志松翘着二郎腿回应道:“他们赌局这时候出事儿了也好,起码不用咱们费心了。事情一见光,韩东生肯定得伤的够呛!”

    “小沈,这边事情要是结束了,我就准备回去了。”老胡试探着问了一句。

    “行,我这几天安排!”沈天泽点了点头后,又马上冲老胡补充道:“事情虽然没办,但答应你的数,我一分都不会少,走的时候直接给你带走!”

    老胡听到这话,毫不犹豫的摆了摆手:“一半吧,我只拿应该拿的钱!”

    “呵呵!”沈天泽一笑,拍着老胡的肩膀说道:“这世界上没有白给的钱,我缺你这样的朋友!”

    老胡闻声一愣,仔细斟酌半晌后才点了点头:“行,那也不客气了。”

    “对,咱们交往不需要矫……!”沈天泽刚想回一句,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

    “我,孔泉!”

    “我知道,咋了泉哥?”沈天泽笑着问道。

    “……韩东生这把确实是悬了,”孔泉轻声回应道:“现场情况比我想象的还复杂!”

    “怎么了?”沈天泽追问了一句。

    “老周那边刚才在做疑犯逃跑路线的模拟,在赌局旁边的树林子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现在基本已经确定,死者就是劫匪之一!”孔泉话语简洁的介绍了一下现场情况。

    沈天泽闻声惊愕:“劫匪怎么会死在树林子里呢,谁干的啊?!”

    “……据现场的赌徒交代,今晚看场子的是夏勇和韩东生的老徐,但夏勇身上有伤,人还没等跑到门口就被堵住了,可这个老徐却跑了,而且身边还带着几个人。所以老周的推断是,赌场发生抢劫后,老徐怕钱没了摊责任,在韩东生那儿没法交代,所以就领人追了过去,然后和劫匪发生冲突,失手打死了这名犯罪嫌疑人……他跟我说了这个推断,我也觉得非常合理,要不然根本没法解释这个劫匪为啥会死在树林子里!因为现场除了场子里的人,就只剩下赌徒了,但他们跟劫匪又没死仇,顶多是被抢了一点赌资,犯不上玩命追劫匪,还打死了一个人!”孔泉再次分析着说道。

    “有道理!”沈天泽闻声后,忍不住点了点头。

    “如果以上的推断是真实情况,那韩东生就也悬了!赌局上发生恶劣抢劫事件,他的直系马仔又打死了人,那事情就严重的多了,明白吗?”

    “我懂了。”沈天泽点了点头。

    “嗯,剩下的事儿,不用我说,你也会办了。”孔泉点到为止的交代道。

    “我会让黄旭东在关键时候跟他谈门市房的事儿。”沈天泽立即接了一句。

    “呵呵,那就是你们之间的事儿了,先这样,电话联系!”

    “好!”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

    “怎么了?”老胡看见沈天泽表情有异样,所以主动问了一句。

    “赌局旁边的小树林发现了一具劫匪的尸体,韩东生这把算是悬了。”沈天泽随口回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