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男人“非”病娇 > 分节阅读_27
    力很强大。

    在他用肮脏的目光打量风臣时商桓就试探过,不一定是他的对手,不能轻举妄动。

    所以在他说要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时商桓只是用要吃人的目光看着他,接着风臣就直接下了逐客令:“不用了。”

    所以少年你还是走吧,商桓的黑气值又开始上升了。

    “我听父亲说人族有一点害怕我们。”鸿渐并不死心,继续对两人说:“也许你们误会了什么,我们很喜欢人族,已经超过了对魅的喜爱。”

    ……风臣已经不想和他扯了,商桓带着风臣直接离开,鸿渐跟在两人身后,不停说自己没有恶意,商桓的脸色越来越差,最后忍无可忍,从储物珠里拿出刀,架在鸿渐脖子上。

    他觊觎风臣,我却无能为力,商桓,你还不够强大。

    刀架在脖子上的魅瞬间老实了一些,但依旧笑着对商桓说:“我真的没有恶意,你们已经被幽都城主通缉了,他的精神力远在你之上,如果被他找到你们都会被带走,他喜欢囚禁人族,我可以帮助你们。”

    商桓并没有收起刀,鸿渐继续说:“我是幽都的少城主。”

    作者有话要说:  蠢作者jj受抽了两天了,文文暂时由基友代发qaq

    ☆、幽都

    少城主?!

    卧槽这个人必须认识,必须成为好朋友!

    所有的魅基本都聚集在幽都,作为一个崇拜力量的种族幽都的少城主能力绝对是数一数二的,显然小九尾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鸿渐说他是幽都少城主时小九尾就摇着尾巴表示久仰大名,满脸都是对幽都少城主的崇拜之情,如果不是小九尾对商桓那一片赤诚忠心风臣都要以为小九尾会背叛组/织跟鸿渐走了。

    风臣还记得妖族是五族之中最纯洁善良的种族,它们不会说谎……

    习惯了被崇拜,对小九尾的殷勤鸿渐表现的很淡定,但因为小九尾是商桓的妖宠又不能表现出不耐烦。

    商桓带着风臣回到客栈,小九尾和鸿渐跟在两人身后,鸿渐把自己的客房定在风臣和商桓住的房间对面,商桓关门时鸿渐一脸邪笑,对商桓说:“比起你我更喜欢他一些。”

    鸿渐这话说的意义不明,可大家都懂得他指的什么,商桓紧握拳头,眼神几近扭曲,风臣紧张的握住商桓的手,微微垫脚在商桓侧脸亲了一下。

    鸿渐每句话几乎都能戳到商桓的逆鳞,在这么下去风臣毫不怀疑商桓会直接单挑鸿渐,然后被鸿渐干掉。

    风臣这么做主要是为了顺毛,然后就是宣示两人的关系,鸿渐少侠你能不能别这么作?总有一天会把你自己作死好么?

    风臣的安慰商桓总是很受用,他深深的看了鸿渐一眼,嘴角挑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满满的都是敌意讽刺。

    他是我的。

    只能属于我。

    觊觎他的人都要死。

    虽然对方的实力在自己之下鸿渐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颤。

    这浓浓的杀气都可以闷死人了。

    关上门以后商桓直接把风臣抱回床上,翻身将他压在身下。

    不知道为什么风臣总觉得或许自己要倒霉了qaq

    “不许,和那个人说话。”商桓把风臣的头发挽到耳后,目光如炬,风臣在商桓满是侵略性的眼神下点头,商桓这才满意,将脸贴在风臣的左侧脸,低低的说:“我会想办法回去,我讨厌这里。”

    “嗯。”风臣有些僵硬,把手搭在商桓腰上不知道该拿来还是抱住商桓,因为商桓石更了 qaq

    你丫的到底是不是人怎么能这么容易硬/起来?!这个设定根本不科学好么?

    “我想要你。”商桓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说完这句话就已经开始脱风臣的衣服,让风臣没有一点拒绝的余地。

    等风臣回神商桓已经进入他的身体,微眯着眼深入浅出。

    这种被风臣包裹的充实让他从身体到心理都有一种真正拥有风臣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身心愉悦。

    商桓一直想做一些事情证明风臣是属于他的,现在终于做到了。

    在他全身都烙上我的痕迹,让他全身都是我的味道,狠狠的占有他。

    这种渴望几乎已经成了一种执念。

    这种似乎将风臣融入血肉的快感让商桓沉沦,内心深处似乎有一个声音不断催促着商桓:“去占有他吧,他是你的,只有你才可以拥有他。”

    我的……

    商桓压在风臣身上紧紧抱着风臣,一遍又一遍的进出,狠狠的享受着独属于他的佳肴……

    风臣不知道自己被商桓翻来覆去了多少次,商桓从他体内抽出的时候还有些意犹未尽。

    风臣浑身乏力,很快就睡了过去,天已经微微翻起白肚皮,风臣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景象,很是震惊。

    那是一条非常漂亮的人鱼。虽然他的性别和风臣知道的美人鱼不太一样。

    他被困在一个钉了十字架的湖泊里,双手被铁链拴住,深蓝色的尾巴时不时的拍打着水面,似在挣扎,却有些无力。

    “救他!救他!滋——”

    熟悉的男声之后是一声刺耳的类似信号被干扰的声音,接着眼前的画面消失,风臣也从梦中惊醒,睁眼时天已经大亮了,商桓微侧着身子,单手撑着下巴看着风臣,见风臣醒过来,笑着对风臣说:“早。”

    “早。”刚才那个梦风臣记得很清晰,清晰的不像梦,他觉得那是穿越男神给的任务,穿越到这个世界总不可能就是为了和商桓搞基。

    穿越男神给了风臣剧透、治愈等金手指,而且剧透只针对商桓,那么主要目的一定的为了商桓,刚才信号好像突然被人掐断了似的,掐断“信号”这个人一定不想让风臣知道某些事情,如果穿越男神帮的是商桓,那掐断“信号”的人就是为了害商桓,至高神!

    推测出“真相”风臣惊呆了,原来至高神并不是只在兽界摆了商桓一道,他已经盯上商桓了!

    “我刚才做了一个梦。”虽然只是一个梦,可风臣觉得这件事非常的重要必须要告诉商桓。

    “嗯?”商桓漫不经心的理开风臣额前的碎发,风臣把梦里的景象描述了一遍,商桓皱眉想了一会儿,将手指覆盖在风臣的唇上:“你希望我去救他?”

    “嗯。”风臣坚定的点头:“这件事对你很重要。”也许是对付至高神的关键所在!而且上次剧透风臣记得那条美人鱼是商桓的师父来着?

    “好。”商桓笑了笑,俯身在风臣唇上亲了一下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会满足。

    ……

    风臣和商桓对幽都都不熟,风臣试着对小九尾说了一下,很遗憾,穿越男神并不相信小九尾,它听不懂风臣说了什么,风臣智商透支之前终于想出一个迂回的方法,他问小九尾:“听说有一种魅人首鱼尾,长得非常好看,你知道么?”

    “知道啊!”

    “那是我们的神灵。”

    小九尾和鸿渐几乎同时回话,风臣看了鸿渐一眼,对鸿渐说:“神灵?”

    “嗯。”这几天风臣都不怎么搭理鸿渐这让鸿渐有些挫败,现在有了刷好感度的机会,鸿渐自然不会放过,他清了清嗓子,开始侃侃而谈。

    魅的下神是一条鲛人,因为冒犯了至高神的爱人被贬下神界,囚禁在幽都少灵泊,那地方没什么灵气,下神如果想要逃走,就必须大量使用精神力,没有灵气补给的情况下下神如果执意逃跑就会精神力枯竭而亡。

    鸿渐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但他不太愿意带风臣和商桓去。

    一来那没有灵气,二来那是幽都的禁地,涉足者亡。

    据鸿渐所说半年前他还是幽都的城主来着,可突然冒出一只魅挑战他,鸿渐输给那只魅,那只魅为了表示他没有恶意,让鸿渐做了少城主,风臣暗暗吐槽,少城主乍一听还以为是城主儿子。

    那只魅做了城主之后就把少灵泊划为禁地,那地方本来也没魅去,自然不会有反对声。

    鸿渐不是他的对手,不愿意去少灵泊也很正常。

    而且商桓也不愿意让他一直跟着。

    打听好去少灵泊的路线风臣和商桓便装备好上路了。

    少灵泊在幽都北极之地,幽都听上去虽然只是一座城池,但面具却很大。

    人界+兽界+妖界=地球,幽都也相当于一个世界,现在风臣和商桓的位置在幽都中心偏北,但离北极还有些远。

    商桓和风臣做了决定之后鸿渐就离开了,矔疏驮着两人一狐日夜兼程,很快就到了北边。

    极北之地好像都比较寒冷,越往北风臣就越觉得这天气对自己貌似不太有利,作为一个身娇体弱的宅男,而且家住南方,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天气,每天缩在商桓怀里取暖,停下来时商桓就会聚集火灵气为风臣取暖。

    极北之地就没什么生灵了,走了两天也没看到可以歇脚的地方,风臣累的有气无力,商桓便找了一个有植被的地方,从储物珠里取出准备好的棉被,铺好抱着风臣坐上去,再将厚衣服裹在风臣身上。

    “还冷么?”商桓紧紧抱着风臣,风臣虽然瑟瑟发抖,但还是摇头了,商桓没有回话,在旁边点了一堆火,火生起来以后周边的空气都回暖了,多日颠簸让风臣很快睡了过去,商桓在风臣额头亲了一下,漆黑的双眸看相前方,他能感觉到前方灵气稀少,快到了。

    作者有话要说:  qaq电脑出了问题,曲线救国,爪机更新

    ☆、幽都

    “这里有两个人族和一个兽族!”

    “这两个人族真漂亮!”

    “那只兽好像是矔疏!”

    “快去通报城主!”

    风臣被一片嘈杂声吵醒,睁开眼睛时天已经大亮了,身旁的火还没有灭,矔疏不安的刨着蹄子,不远处站着一队魅,领头者穿着黑色战衣,负手看着商桓和风臣。

    他长得好面熟啊。

    身材修长,肌肉劲瘦匀称,额头正中有一个小小的尖角,但无论怎么看都非常顺眼,真的很帅!

    商桓用手漫不经心的梳理风臣的头发。

    “多日不见,在下还有些想念两位了。”

    说话的人是鸿渐,他站在那个黑衣男子旁,脸上依旧挂着邪邪的笑,这架势一看就知道那个黑衣男子就是幽都城主,鸿渐出卖了商桓和风臣。

    作为魅,鸿渐完全没有理由为了不算朋友的人族背叛/组织,但是这种被坑的感觉真的一点都不舒爽,说好统一战线的qaq

    “两位可知少灵泊是我幽都禁地?”

    这一次说话的是那个城主,他的声音低沉温柔,暮然的给人一种耳旁低语的感觉,风臣浑身一激灵,不得不承认他被苏到了,同时也被吓到了。

    这浑身上下冒着黑气难道是因为他是魅?绝对不是!作为和商桓朝夕相处的男人,风臣敢确定对面的这只魅在不断黑化中!

    但是城主大人我们到底踩到你哪片雷区了让你见到我们就开始黑化!

    “擅闯禁地可是死罪。”他说这话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动手了,商桓立刻起身将风臣护在身后,冷冷的看着那只魅,掌心已开始汇聚灵气。

    两人汇聚的灵气同时出手,灵力相撞时变成冰柱“砰砰”撞在一起,极北之地只有少许的冰雪灵气,虽然两方精神力强大,这一次攻击的威力却并不显著。

    没伤到风臣让对方黑气值爆棚,立刻又聚集了灵气,他聚集灵气的速度很快,而且这一次他使用的是雷电!

    许是主要修炼的就是控制雷电,很快上空就开始闪电,风臣想到鸿渐说的一句话“我们很喜欢人族”。

    你特么逗我吧?!这是有多大仇才会看到我们就黑化啊口胡!

    “商桓哥!”

    那只魅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骤然收起了灵气,转头狠狠的瞪着来的有些迟的魅。

    他们抬着一个、或许可以称之为鸟笼?声音是从笼子里传出来的,风臣抬头,见那个鸟笼里关着一个风姿极佳的男人。

    那男子眉清目秀,皮肤极白且十分细腻,那种极其精致的样貌放在哪里都会夺取周围的目光,总结起来就是:男女通吃老少皆宜简直犯规!

    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