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颜红 > 分节阅读_13
    颜兴奋得根本睡不着,洗澡的时候在浴池里扑腾个没完,直到苏慕情进来,将湿淋淋的小黑猫捞出水,裹上布巾放到一边,才稍稍安生了些。

    安生的原因不是被苏慕情煞住,而是被美色迷住——苏慕情在池边一件件脱掉衣服,露出结实精壮的身体,蜜色肌肤沾了水珠之后更显光润,带着淡如原野的好闻体味,引得小黑猫心痒难耐,就地一滚变成人形,光溜溜地朝苏慕情凑过去,一边撩水为他泼洗身体,一边咬着耳朵说起了悄悄话:“慕情,今天的事,我也有功劳哦!”

    苏慕情笑着拉下他的手臂,环在自己肩上,舒舒服服地泡在热水里,道:“论功行赏的话,算你一个头功。”

    墨颜眼睛一亮,溜下水去,整个人贴在苏慕情身前,问:“要怎么赏我?”

    一双桃花眼柔媚缠绵,瞎子才看不出里面有多少情爱,苏慕情一手穿过披散的长发,扶住他的后脑,吻住他柔软微颤的双唇,恣意辗转,舌头巡遍口内的每一个角落,直到小妖精唇齿间盈满自己的气息,才缓缓松开他。

    墨颜早被吻得头晕脚软,靠在苏慕情怀里喘个不停,发烫的脸颊磨蹭着他的,双臂环着他的颈项,感觉到那双厚实有力的手正在自己身上游移不去,墨颜低吟一声,哑声道:“我回房等你……”

    “不。”苏慕情灵活的手指已朝他腰下探去,声音低沉惑人,带起阵阵愉悦的颤抖,“就在这里。”

    热水随着厮磨的身体而环绕着周身,刺入身体的手指缓缓动作着,墨颜绷紧了身体,强忍着冲出喉咙的呻吟,及腰的长发浸在水中,绽放出引人神往的风情,沉浸在抚爱中的身体燃烧起火一般的热度,喘息浅促而灼热,阵阵扫过苏慕情的颈项,无意间惹得对方更加欲火焚身。

    原本没打算真在浴室里欢好,可是,苏慕情叹了口气,胯间的欲望已经被引逗得即将失控——看来是低估了这小妖精的能耐了,抱起早已昏头转向的墨颜,将他的后背抵在池边,一双长腿缠住自己的腰,迫不及待地将硬热的欲望埋入他体内。墨颜轻叫一声,双手紧扣住他的肩膀,水气朦胧的桃花眼迷醉不已,随着他的动作款摆着腰身,鼻腔里逸出甜腻的哼鸣,催人情动,情欲熏红了俊俏无瑕的面容,快感席卷周身,水雾缭绕的浴室内弥漫着浓情正酣的粗喘与低吟,和着激荡的水声,久久萦绕不去。

    情事过后,墨颜将脸埋在苏慕情的肩窝,双臂仍搂着那人的颈项,任他为自己清洁身体。

    “墨颜,松手,你像一块小膏药。”苏慕情笑着拍拍他的背,示意这种姿势不方便共浴,墨颜却搂得更紧,闷不吭声地摇了摇头,气息有些哽涩,苏慕情觉察到不对劲,硬是拉开他的双臂,扳过他的脸蛋,问,“怎么了,不高兴?”

    墨颜只是摇头,眼圈已经红了,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苏慕情胸口一阵揪痛,亲亲他的脸颊,柔声问:“哪里不舒服,告诉我。”

    墨颜吸了吸鼻子,颤声道:“我……害怕,你不知道,当你和孙怜雨打的时候,我的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我眼睁睁看着他使暗器,想叫你小心……又怕分你的神……我……你要是有个万一……我也不活了……”

    苏慕情捧起他的脸,绵绵密密的吻落在那张皱成一团的小脸上,像是回应他浓浓的情意似地,小心翼翼地吻遍每一寸肌肤,咸涩的泪水沾入双唇,每一滴都是他最珍贵的收藏,而怀里这只深情纯稚的小妖精,更是上天赐给他的无价之宝。

    好不容易哄得墨颜收了泪水,苏慕情开始抱怨,道:“你该对我多一些信心才是,你相公我武功还是很高的。”

    墨颜低声笑了,亲昵地绕玩着他的头发,问:“江湖上无人能敌么?”

    苏慕情装模作样地沉思了片刻,道:“无人能敌倒不敢说,不过我出师至今,只碰见过一个能打赢我的人。”

    墨颜被勾起了好奇心,扒住他的肩膀,追问:“那个人是谁?”

    苏慕情一指弹在他鼻头上,笑道:“就是你,小妖精!”

    全天下人都可以成为他的对手,唯有墨颜,无论如何也舍不得伤一星半点。

    墨颜刷地红了脸,一边胡乱地为苏慕情擦身,一边嘀咕个不停:“瞎说,我又不会武功,怎么打得过你?”

    这小妖精有的时候真的很笨呐!苏慕情摇头叹息,开始暗暗思忖:下次,是不是需要换个不那么含蓄的示爱方式?

    二三、

    沈烟清身上的毒解了之后,孙怜雨的事算彻底了结,扬州城的美少年们又恢复了夜夜笙歌的日子,各家的千金小姐也不用再提心吊胆了——虽然那采花贼并未归案,但是观叶楼苏楼主保证他不会再被放出来为害江湖,着实让人们松了一口气。

    墨颜的日子,过得更是逍遥自在,他原本就是小孩儿心性,贪玩好动,除了早晨赖床的习惯雷打不动外,其他时候,常常变成猫身溜出去玩,或者爬上屋顶晒太阳,甚至有一次,苏慕情是从鱼塘里把他捞上来的。

    有这么一个顽皮活泼的爱人,苏慕情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发愁,一边擦干墨颜皮毛上的水,一边甚为不解道:“猫儿不都是怕水的么?怎么你还敢自己往下跳?”

    墨颜抖了抖毛,变成人身,缩进被子里暖和了过来,道:“那么浅的水,淹不死我,别忘了我可以变成人。”

    “不许!”苏慕情捏住他的下巴,面色不善,命令道,“只许在我面前变化,听见了么?”

    先不说府里若有人看到黑猫变人会不会吓死,他可没忘了这小妖精变成人形时是一丝不挂的。

    墨颜乖乖地点头,穿好衣服,拉住苏慕情的袖口,轻声央求道:“我想去市集上逛逛,行不行?”

    早听小双她们眉飞色舞地谈论市集上的热闹,听得他心痒痒,先去找沈烟清,可是当时沈烟清正被一堆事务缠得分身乏术,墨颜也没好意思提出让他带自己去玩的要求,在心里闷了两天,才不抱什么希望地来问苏慕情。

    上次耍手段让他现原形的事墨颜还记得清清楚楚,心里想当然地认为是苏慕情不愿意带他出去,虽然有几分难过,但很快淡释在对方的百般柔情中,虽然如此,亲口向他提出来,仍是免不了心中忐忑。

    看着那双充满期待与不安的眸子,苏慕情的坏心眼开始成串地冒出来。

    不能怪自己老是欺负他——这小模样,已经充分激起了人的残虐心,不欺负还怕要忍出内伤呢。

    思及此,苏慕情也不客气了,绽开一个邪邪的笑容,对墨颜勾勾手指:“过来。”

    那个记吃不记打的小家伙立时忘了这人的恶劣性子,晕陶陶地凑上前来,苏慕情的下一个命令却让他霎时清醒——

    “脱我的衣服。”

    墨颜一张脸红白交错,讷讷道:“你……你又想……现在是白天?”

    “白天就不成么?”苏慕情不怀好意地凑近他的耳朵,温热的气息一阵阵拂过耳轮,原本浅粉色的耳朵立时烧得透红,墨颜手忙脚乱地抵住他的胸膛,身体后仰,咽了口口水,小声问:“晚上再来……好不好?”

    苏慕情搂住他的腰,一手不安分地轻拍着他的臂部,笑道:“磨蹭什么?不想让我带你出去了么?”

    墨颜澄澈的桃花眼中满是懊恼,对面前这个趁火打劫的家伙又实在无可奈何,他叹了口气,双手伸向对方的衣带。

    看来逛集市是没指望了,依往常的惯例,晚膳之前能从床上爬起来,已是苏慕情手下留情。

    一边暗中腹诽一边手脚麻利地解去他的外袍,正要脱他的中衣时,手被苏慕情按住,咦?

    “你做什么?”两个人同时问了出来,一个是不明就里的惊奇,另一个是诡计得逞的舒坦。【墨】

    “你不是想要……”墨颜不好意思说得太直白,谁知那个一向狡猾的家伙开始装傻扮呆,追问:“我想要什么?”

    墨颜红着脸,声如蚊吟,道:“你不是想……抱我?”

    苏慕情眼中盈满可恶的笑意,戏谑道:“只是让你帮我换件衣服好出门,我的小墨颜想到哪儿去了,欲求不满么?”

    墨颜只觉头顶快要冒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苏慕情偏偏要得寸进尺,暧昧道:“既然墨颜想要,为夫实在没有推辞的道理,那就陪你在床上消磨一天吧。”

    墨颜先是愣了,后来从对方忍不住的大笑中得知自己又被耍了,当下气得跳脚,一把揪住苏慕情的衣襟,抡起拳头朝那张得意洋洋的俊脸砸去。

    “哟!”苏慕情接住那虚张声势的一拳,顺势轻啄一下他的嘴唇,威胁道,“你再动手动脚的话,今天可就真不能出门了。”

    小妖精立时像烫了尾巴的猫儿一般从他怀里跳出来,“砰”地一声打开衣柜,翻出件衣服丢给他,苏慕情本想再戏弄戏弄他,可一见墨颜横眉竖目火气冲天的样子,心知快把他逗恼了,于是他见好就收,穿戴整齐,搂住仍在气恼不休的小妖精,柔声道:“别气了,你情哥哥会心疼的。”

    墨颜一张脸绷了又绷,终于没忍住,卟嗤一声笑了出来。

    扬州城的最大的市集在城东广宁大街上,左右两排店铺,再加上沿街一溜小摊子,囊括了各地特产,粮食茶叶、小吃零嘴、衣裳布料、古玩字画、木工铁器等应有尽有,墨颜修炼成人以来,第一次到这么热闹的地方,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一双眼睛东张西望,怎么也看不够。两个人随着挤挤挨挨的人流慢慢挪动,墨颜捧着一块栗子糕边走边吃,时不时拉着苏慕情问东问西,心情大好。

    财势逼人的观叶楼楼主出现在市井之间已经够令人惊奇了,何况他身边还跟着一个俊美无双的青年,而两个人满手零食玩物,显然是来逛街的,更是让认出苏慕情的人看直了眼。

    苏慕情自然觉察到了那些诧异的视线,不过他一向脸皮厚实,再多人看也不疼不痒,仍是挂着一抹云淡风清的笑容,气度悠然,只有在和墨颜对上的时候才会展露出温柔而宠溺的神色。

    至于墨颜,天生迟钝,再加上琳琅满目的有趣玩意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任你盯他盯到眼睛抽筋,他也不见得能感觉得到。

    这么一对绝配晃晃悠悠地从街头逛到街尾,墨颜吃了不少糖果点心,胃口正好,直囔囔着饿了,苏慕情也由着他,找了家面摊子坐下,对瞪大眼的老板笑了一笑,朗声道:“老板,上几盘小菜,烫一壶酒,两碗鸡丝卤面。”

    老板认出这个满身贵气的公子是扬州首富苏慕情时,眼珠子差点掉下来,忙应了个“客官稍等”,便匆匆忙忙切菜煮面,邻桌的客人们也不住地偷眼看这边,看得墨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