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之间的距离,墨潇是个女人,女人看了她师姐的身体,自己勉强还能接受,可要是被何洛这个大男人看光了,她就亏大发了!

    “何公子,这里多有不便,我们还是到大厅里慢慢聊去好了。”上官琪上前一步,挡住了何洛探视的视线,嘴角扬起一抹牵强的笑。

    “上官姑娘发话了,我自当从命。只是我此番而来,不过是想见一见江湖上传言的医仙,你说是不是啊,墨潇姑娘。”何洛识相地止了步伐,却偏过头,似笑非笑地柔声问候道。

    “医仙可不敢当,我不过是一介庸人,学些医理不过是为了更为方便的行走江湖而已。”墨潇的双手依旧紧紧地按在楚意涵的双肩上,眼睛却是落在别处的,所幸月色黯然,离得稍远些便看不到她此刻泛红的面颊。

    “什么?何公子,你的意思是,墨潇她,她竟然就是江湖上所说的青衫医仙?”上官琪不由吃惊地捂住了自己的嘴,一手指着木桶边的墨潇,墨潇也不恼,只淡淡地点了点头。

    “那你怎么不早点说啊?”上官琪这才舒了一口气,跺了跺脚。

    “上官姑娘不是从未问过我这个问题吗?”

    “呃.......也是啊,呵呵.......”上官琪被墨潇淡漠的话语堵住了,嘴唇动了动终是不再说些什么了。

    “既然已经有医仙在这里了,我就先和上官姑娘回房休息去了。”何洛拱手拜道,继而朝上官琪略一示意。

    “走就走,墨医仙我师姐就暂时拜托给你照顾了。”上官琪依依不舍地凝视了一眼浸没在水中的楚意涵,黯然离去。

    待得二人的身影隐入深深的夜色中时,墨潇这才松了口气,因为,她怀里藏着的面具就快要发光了,还是那种幽暗的黑色光芒。

    冷月无声,月下的青衫佳人静默无语,也不知究竟是这冷月衬得人飘渺,还是人月两相映,月徒影随行,好一幅月下佳人图。

    当然,更为摄人心魄的是美人沐浴图,且看那面颊生霞,眉眼间尽是风情,娇软无力的玉人正依靠在桶边,细喘连连,酥媚入骨。

    然而此刻的美景只有墨潇一人得以欣赏的到,其间滋味怎是一个“绝”字概括的尽的?

    “主人,快没时间了,你还是先把我戴上吧。”饕餮的声音在心底响起,像是一记警钟敲响在耳边。

    墨潇这才不得以伸手入怀,拿出了那张散发着幽暗光芒的狰狞面具戴在自己的脸上,遮去的又岂是她眼底的落寞。

    自己终究不过是一个离开了面具便无法生存下去的怪物而已,怪物是永远也见不得光的,所以就请让我隐藏在黑暗之中,不要来寻我。

    面具触碰到肌肤的一瞬间红光大盛,墨潇的身形立时高大起来,撑破了她身上的那件青色衣衫,所幸他穿的不是一般女子常穿的钗裙。

    楚意涵也在这时渐渐苏醒,她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一张狰狞的面具出现在视野里,她的心下一突,周身冰冷的感觉令她的意识骤然清醒。

    她何时被人除去了衣衫,全身赤/裸着浸没水中?还有面前这张狰狞的面具的主人不正是她苦苦追寻的鬼面公子吗?

    “你......你是鬼面公子?”楚意涵双手护胸,遮住了大片的雪白肌肤,月光倒映在凉凉的水面,荡起一圈圈涟漪。

    墨潇烫红着面庞,幸而有着面具遮挡,在心里暗骂自己一声无耻,这才默默地点了点头,将脑袋撇向别处。

    楚意涵想要从木桶中出来,可是碍于面前这名男子一直不愿离开。还曾经在一旁光明正大地欣赏着自己的身体,这实在是太“无耻!”

    楚意涵咬着牙愤愤地说出这两个最能代表她内心愤怒的字,随即快速地背转过身,晶莹的水珠顺着她光洁的裸背缓缓流下,带来一种别样的风情。

    “呃......姑娘,对.......对不起!”墨潇心知眼前的楚意涵怕是要恼羞成怒了,可是戴上面具变成男子又不是自己所愿,这件事委实不该怪罪于自己。

    楚意涵接着清冷的月光打量着倒映在水中的自己,纠结着自己刚刚所见到的一切,以及,自己为何会这般形容的出现在鬼面公子面前,还有就是他为何会一副衣衫褴褛的模样陪在自己的身边?

    还有就是师妹他们又到哪里去了?

    “姑娘,你莫要惊慌,我.......你不慎中了春/药,我只是在帮姑娘你解毒而已。我并没有要冒犯你的意思,若是你不相信,那.......那我也无话可说了。”

    低沉的嗓音在空中渐渐飘散,墨潇抬起头想要解释眼神偏生好死不死地落在了楚意涵如玉的肌肤上,不由心下一紧,呼吸也变得急促。

    为了不让对方误会自己对她行为不轨,墨潇只好先平息内心的焦躁,然后尽量不让自己的目光停留在楚意涵如玉的胴体之上,以免造成难解的误会。

    楚意涵将身子尽可能地埋入水中,即使已经冰寒不已,却仍是顾及着女子的矜持,宁可自己受凉,也不愿开口说出让男子离开一下的话语。

    现下忽然听得对方提及到了颇令自己困窘的事情,楚意涵满心的困惑不由发问道。

    “你是如何知晓我中了.......春.......药,一事?”只是说到这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声音低如蚊蚋,也只有楚意涵自己清楚,她的面颊早已在微微发烫,也不知是感染了风寒,还是太过难为情了。

    即使是在黑暗中墨潇也能够将眼前的景象看的一清二楚,又岂会遗漏掉楚意涵微微颤抖着的瘦削肩头?

    莫非,她是害羞了?一想到这里,墨潇才回过神来,自己现在的身份是男子,换做任何一位女子被一名陌生男子看光了身子是没有不生气的。

    而眼前的楚意涵只是乖觉的自动转过身子背对着他,并没有当场发怒,甚至还在这里与他说着话,已经称得上是一名很勇敢大度的女子了。

    试问他现在身为一名男子又岂能连一点怜香惜玉之心也无呢?

    “鬼面公子,你在做什么!”楚意涵被忽然转到她眼前的男子惊吓住了,她看得出男子是想要碰她,她想要逃脱却无处可逃,只能双手护胸,不断地收缩着自己的身体,光洁的后背紧紧地贴着冰凉的木桶。

    “姑娘,你着实误会在下了。我不过是想要将你抱出浴桶而已,这么凉的水,现下又是深夜。夜露深重,冷气侵身,你的身子定是会承受不住的。届时就是在下的无心之过了,小妹一定会责怪于我的。”

    墨潇收回了伸出的双手,好言相劝道,那半隐在面具下的嘴角勾起一抹温暖人心的弧度,其实心底更多的却是涩然,那种酸涩的令人难耐的滋味。

    这样的自己竟是这般的令人难以相信吗?还是说,你曾经说过相信我的话,全都不作数了?

    或许,你说得不错,你我之间非得有个了断,不过,至少现在你该听我的。

    作者有话要说:  首先,对夕阳曦下童鞋祝贺一声“生日快乐!”其次,我想说,一天更三个坑的赶脚好像去死啊!

    最后,谢谢大家的支持。

    作者君等于一整天被困在电脑前了,貌似,31号和1号有事要外出,先向各位报备一下,至于文章,如无意外开学前日更!求好评~!

    ☆、第 14 章

    “小妹?谁是你的小妹?”楚意涵还在纠结于鬼面公子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亲人,全然没有心思顾及墨潇接下来的动作。

    “闭上眼睛,快点放我下来,鬼面公子,你听见了没有?”楚意涵被墨潇一把从水里抱了出来,身体一个虚晃,她惊得揽紧了墨潇的脖颈,那副娇羞的模样,宛如一轮新月半掩半遮,又如出水芙蓉,清丽脱俗。

    “姑娘还请放心,我不会睁开眼睛看你的。”墨潇的眼睛一直紧紧地闭着,即使他有着一张面具遮掩着,楚意涵也无法知晓他是否真的闭着眼睛,但是即便如此,他还是依言闭上了眼睛。

    墨潇只是淡笑着,低头贴近楚意涵的面庞轻声说道,“我的小妹,姑娘想必也是见过一面的。便是那名叫墨潇的姑娘。”

    “是墨潇,你竟然是墨潇的哥哥?”一丝困惑,一丝惊讶。半信半疑,这便是用来形容楚意涵此时心情的最佳用词。

    “就知道你不会轻易相信,若不是她要求我来救她的一位姐姐的话,我才不愿出来被你当做坏人对待。”墨潇难得地没了疏离的气息,笑容格外的灿烂,只可惜从楚意涵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的嘴角轻轻上翘。

    楚意涵将身子向外偏了偏不想与墨潇的身体挨得如此之近,虽然对方的身上并没有一般男子的浑浊气息,但是她还是碍于固有的矜持,不愿靠近抱着自己的男子。

    “姐姐?”楚意涵敛了眉眼,状似回忆般的轻吟道,那声音浅浅的,仿佛风一吹就会散了,是那样的虚无与飘渺。

    “莫不是已经忘记了?”墨潇只觉得心里涩涩的,眼底多了一抹黯然,可是为了不让怀里的楚意涵看穿自己的情绪,他唯有压下心中忽然泛起的酸涩滋味,轻柔地问道。

    “不,只是觉得很惊讶而已。”楚意涵窝在墨潇的怀里,淡淡的温暖从他的身上传递给自己,带来一阵莫名的安心。

    “夜露深重,姑娘还是先将衣衫披上为好。”墨潇没有再追问下去,直接转移话题道。

    “姑娘,我的眼睛闭着看不见方位,你代为指点一下你的那些衣物放在什么位置,我抱你去取回来。”墨潇的手掌隔着一层布料轻轻地托起楚意涵赤/裸的身子,方便她看清前面的景物。

    “向左七步有石阶,然后蹲下,我自己就可以够到了,麻烦你了,鬼面公子。”楚意涵在墨潇开始走动的时候,双臂环紧了他的脖颈,冰冷的声音中略带一丝羞涩赧然。

    墨潇看不见怀中女子的表情,只能从她的声音中推断出女子是在羞赧,所以他干脆保持沉默,抱着楚意涵朝着那些被他脱下的衣物缓缓走去。

    自己能够以另一个身份被人记住,感觉也不错。墨潇隐在面具下的嘴角轻轻勾起,幸而夜幕低沉,难以看清。

    墨潇依言来到了那些衣物前,动作轻柔地蹲下身子,方便楚意涵伸手够到自己的衣物。楚意涵体会到男子的细致体贴,心底不禁一柔,这鬼面公子真的与江湖上传言的那般毫不相同。

    那么自己师叔之死,有真的会与他有些干系吗?那徐家三十八口性命又真的是他亲手杀死的吗?

    楚意涵将衣物披到了自己的身上,就要挣扎着要从墨潇的怀里下来,墨潇揽紧了她的身子淡笑道:“姑娘,送佛送到西,我自是要将你送回你的房间才是。”

    “可是,我现在还要穿上衣服,在你怀里终是不太方便。”楚意涵想要摆出原本冰冷的架势直接拒绝墨潇的好意,可是不知为何偏偏软下了态度,还特意解释了一番。

    墨潇松开臂膀,温柔地放楚意涵下了地,顾及到楚意涵的羞赧之心,墨潇自觉转过身去,侧身对着楚意涵。

    身后响起一阵“悉悉索索”的穿衣声响,楚意涵抚平了衣衫上的褶皱,这才得空打量着月下的面具男子。

    清浅的月华,抖落在墨潇暗黑色的狰狞面具上,却是那般的祥和宁静,好像一切恍惚在梦中。楚意涵正自凝视着墨潇戴着面具的侧脸有些发怔,却蓦地听见他的一声轻唤。

    他道:“姑娘可曾怕过我?”在初次相见时,这个困惑就已经埋藏在他的心中,时至今日,他方有机会找到当初的人儿,为他解答疑惑。

    “为何要怕你?”是因为你在江湖的那些传言吗?还是因为你曾经双手染血,成为嗜杀的恶魔?

    “呵呵”,墨潇轻笑了一声,却是不疾不徐地问道,“姑娘,我先下可以睁开眼睛了吗?”

    “公子请便,我已经穿戴整齐了。”楚意涵一身雪白衣衫,月华倾泻其间,似淙淙清泉流淌而下,抖落了一地的月华。

    清风轻吻着楚意涵的面颊,拂过她鬓角飘散的几缕发丝,衣袂翩飞,遗世独立,羽化登仙,也不过如此吧。

    只一眼,墨潇便再次为楚意涵的风华所倾倒了,以往所见,不过是冰雪容颜,如今眼前这位风华绝代的玉人。

    “那我继续回答姑娘之前的问题好了,我指的怕,是指怕我戴着的这张狰狞面具。”墨潇自嘲地笑了笑,手指着自己脸上的面具,面具下的眼眸一暗,里面满是落寞。

    “你脸上的面具,难道不可以取下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