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失宠弃妃 > 分节阅读_13
    许,眸中带着丝丝柔意蜜意,低沉醇厚的嗓音中,带着魅惑的磁性,柔声道:“雪儿,今天感觉如何,伤口还疼么?”

    云沁雪浑身一怔,双眸瞪大,惊愕的说不出话来,他这样残暴无情的男人,居然会用这么温柔的语气和她说话?!

    那柔情如水的声音,没有让她感到半分暖意,反而让她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脊背蓦地生出一股寒气。

    见她发愣,东陵弈桀狭长的黑眸微眯,眸中的笑意渐渐加深,然而,眸底却有股冷洌的寒意透了出来,“怎么了,雪儿,不舒服吗?”

    云沁雪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面容渐渐恢复平静,缓声道:“没、没事,妾身已经好多了,多谢王爷挂念!”

    东陵弈桀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轻勾唇角,邪魅一笑,那笑却不达眼底,意味深长的说道:“那就好!”

    云沁雪不安的想挣开手,眼角的余光,扫到还站在屋内的众名女子身上,眸中闪过一丝惊惧的光芒。

    她不禁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他竟有这样阴险的心思,在她们面前,这样柔情相待,并不是所谓的恩宠,而是令人穿肠的毒药。

    众名侍妾的妒嫉之火,已经被他完全点燃。

    从今天开始,她将卷入这争宠的斗争中,无法抽身了!

    东陵弈桀抬眸,眸子迸射出噬人的利芒,冷冷喝道:“你们还在忤在这里做什么?”

    宋玉莹紧咬着唇,隐忍了许久,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王爷,妾身不明白,王妃在嫁入王府时,就已经不是清白之身,王爷平白受了这等侮辱,事关您的尊严,王爷怎么能轻易饶恕?”

    ……

    040 无情

    东陵弈桀眉心微蹙,深邃幽暗的黑眸凌厉如刃,冷洌阴鸷的目光地直射向她,冰冷的话语,像是深冬的刺骨寒气,肆虐着她的耳膜,“本王的事,岂容你来过问?”

    宋玉莹害怕的哆嗦起来,嗓音抖颤,“妾、妾身不敢!”

    东陵弈桀眸子微垂,指腹轻轻摩擦着拇指上玉扳指,嘴角缓缓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沉声问道:“你,入府多久了?”

    宋玉莹蓦地抬起头,接触到他冷冰的视线,心头不禁一惊,硬着头皮回道:“回王爷,已经有一年了!”

    东陵弈桀脸上没有一丝起伏,淡淡道:“既然进府这么久了,那府中大小规距,都应该十分清楚!那本王问你,侮辱王妃,以下犯上者,该定什么罪?”

    宋玉莹脸色一僵,惊恐的跪了下来,想到大祸即将临头,身子不禁抖得如同秋风中的落叶,不断的磕头求饶道:“王爷饶命,王爷饶命……”

    东陵弈桀的神色冷然,浑身透着一股让人捉摸不透的高深莫测,薄唇紧抿成一线,下颔倨傲的扬起,冷声道:“什么罪?照实说!”

    宋玉莹的身子抖如筛糠,嘴唇轻颤,咬牙道:“死罪!”

    东陵弈桀倏地站了起来,走到她跟前蹲下身,狠狠地钳住她的下颌,冷魅一笑,说出的话,比冰锥还寒上万分,“好,即是死罪,本王也不再留你!”

    话落之间,一声清脆的裂响,宋玉莹的下颔骨,已经硬生生的被他捏碎了。.zunso.

    宋玉莹发生一声痛彻心扉的惨叫,瘫坐在地上,痛得身子都抽搐起来。

    她一手捧着下颔,一手揪着东陵弈桀的袍摆,口齿不清的哀求道:“王爷饶命,求你看在妾身伺候您这么久的的份上,饶了妾身,妾身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后怕的缩了缩颈,身上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王爷的残忍,并非没有领教过,但每一次,都能让她们感受到更为恐惧的感觉。

    云沁雪黛眉轻颦,眸中闪过一丝厌恶的情绪,扬声劝阻道:“王爷,得饶人处且饶人!”

    她并非纯善好欺之辈,但也不是赶尽杀绝之徒,宋玉莹是什么人,她心理清楚,她们逞口舌之力,不过是虚张声势。

    况且,此番过来寻衅,只不过是被人利用了。

    真正可怕的女人,沉府极深,表面与你交好,却趁你不备,背后捅你一刀。

    ×××

    第一更来了,^_^收藏+推荐

    041 招妒(第二更)

    东陵弈桀蓦然起身,桀骜不逊的眉峰泛起冰霜,对云沁雪的求情置若罔闻,厌恶的踢开了宋玉莹,眸中凶残狠戾之色尽显,“来人,拖出去!”

    话音一落,门外冲进两位侍卫,将疯狂嘶叫的宋玉莹强硬拖了出去。.zunso.

    东陵弈桀锐利的黑眸向众人扫了一眼,冰冷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温度,“此事不许再提,违者,格杀勿论!听清楚了?”

    众女的身子抖如秋风落叶,赶紧回道:“听清楚了,王爷。”

    东陵弈桀狭长的眸中浮现冷洌的寒光,冷声喝道:“都给本王滚出去!”

    话音一落,众女大惊失声,纷纷仓皇失措的冲了出去。

    顷刻间,房间内,只剩下他们两人。

    云沁雪深吸一口气,心渐渐沉寂下来,今天这件事传出去后,不知在府中,会掀起多大的风浪?他所谓的‘宠爱’,已经把她推到风尖浪口上。

    玉莹被当成一个以儆效尤的例子,虽是让她在王府的地位,急剧飞升,可是,伴随而来的,是更多是明枪暗箭,防不胜防。

    女人之间的战争,大多是围绕男人,但是,这世上,就是有这么多傻女人,不会去恨丈夫的薄情寡意,而是去妒恨那些抢了他丈夫的女人。

    这里的女人,她们不会记恨东陵弈桀的残忍无情,只会恨她,恨她夺走原本属于她们的宠爱,而女人因为嫉恨,而渐渐扭曲的心,才是最可怕的事物。

    东陵弈桀蓦然转身,缓步走到床边,俯身望着她,似笑非笑的眸中掠过一道寒芒,勾唇道:“没话对本王说?”

    云沁雪冷冷的回视东陵弈桀,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淡淡道:“王爷想听妾身说什么呢?”

    东陵弈桀浓眉紧蹙,面色阴冷骇人,单手钳起她的下颔,寒声喝道:“云沁雪,不要跟本王装糊涂!”

    云沁雪被迫仰起头,眸中有璀璨的光点闪动,冷冷一笑,“王爷的目的,早已达到,不出几日,就能看到成效,这一切,都在王爷的掌控之中,我和她们,只不过,是王爷闲时无聊的有趣玩具,不是吗?”

    东陵弈桀薄唇紧抿,浑身散发出一股令人战栗的寒气,冷讽道:“你也太瞧得起自己,哼,你连当玩具的资格都没有!”

    云沁雪淡漠的眼眸直视,沉声问道:“王爷若是因为妾身,非清白之身而产生厌恶,妾身倒是理解,可是,王爷为什么如此憎恨妾身?似乎恨不得将妾身挫骨扬灰……”

    东陵弈桀冷冷一笑,松开了手下的钳制,“你比云蝶依那女人聪明多了!但是,这个问题,本王不想回答。”

    言罢,蓦地转身,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

    第二更来了,^_^好晚了,汗,没等到的,明天看吧,明天9点还有一章!

    042 算计

    蝶栖苑,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淡淡龙涎香的味道。.zunso.

    云蝶依神情慵懒的躺在软榻上,朱唇轻启,吹了吹涂着艳红蔻丹的指甲,嘴角勾起一抹阴侧侧的冷笑。

    这时,一名婢女打扮的女子,急步走了进来,在她耳畔俯耳低语几句,紧接着,垂着头,躬身退到一旁,神情淡漠沉稳。

    云蝶依黛眉紧拧,阴冷的目光,直射向眼前的婢女身上,冷声问道:“全都被王爷轰出来了?”

    梨香的面上波澜不惊,低头回道:“是,主子!”

    云蝶依眸子眯紧,纤长浓密的睫毛,因愤怒而轻颤起来,嘴角扯起一抹扭曲的弧度,怒喝道:“究竟怎么回事?”

    梨香面色一怔,垂下眸子,淡淡道:“各房主子都在传,说王爷真的对王妃上心了,事因是莹主子在王爷面前提了王妃的丑事,王爷一怒之下,不旦把莹主子的下巴都捏碎了,而后,还命人将她拖去了赏罚院,拔舌挖眼,扔进了蛇窖……”

    云蝶依怨毒的目光变得狰狞,咬牙切齿的骂道:“可恶的小贱人!”

    话落之间,便伸手抓起矮几上的茶杯,怒不可遏地砸了出去,迸裂的碎片,从梨香的耳畔刮过,一滴小小的血珠,从中渗了出来。

    梨香眉头微蹙,赶紧跪了下来,柔声劝慰道:“主子息怒!也许事情,并非她们想的那样,王爷先前还那么厌恶王妃,怎么会一下子对她上了心呢?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

    闻言,云蝶依渐渐冷静下来,蕴了蕴神,眸中闪过一道精锐的厉芒,暗暗揣测道:“你的意思是……王爷只是在做戏给我们看?”

    梨香面色素冷,冷静分析道:“极有可能!王爷这出杀一儆百,怎么看,都像是故意激起各房主子的妒嫉之心,况且,王爷反常的行为,正是一时兴起,变相在告诉我们,他不会宠王妃太久……”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说到底,也只是拿这群无聊的女人逗乐罢了!

    云蝶依双拳紧攥,银牙暗咬朱唇,眸底的郁色久久不散,迸出怨毒的光彩,狠狠地道:“梨香,快帮我想想办法,她一日不除,我便寝食不安!”

    梨香的眸中闪过一道寒芒,转瞬即逝,沉声说道:“主子在府中的处境,不比王妃好多少,凡事都要低调为之!想拔掉这眼中钉,主子何需亲自动手,只要您把消息,透露给有心人知道,自然会有人替您操刀!”

    云蝶依轻轻捂唇,微眯的眸中掠过一道精光,而后,勾唇一笑,“你说得没错!梨香,陪我去一趟挽月阁。”

    梨香点头颔首,俯身道:“是,主子。”

    ×××

    第一更来了,^_^

    043 起因(第二更)

    这日,晚膳时分,东陵弈桀突然驾临蝶栖苑,打算与云蝶依共进晚膳。.zunso.

    云蝶依喜不自禁的张罗起来,很快,十二道精美的菜肴摆满了白玉桌,八荤四素,热气腾腾,满室生香,每道菜都是色香味俱全,添上醇厚香浓的美酒,让人看得垂涎欲滴,食欲大增。

    云蝶依笑得甜蜜灿烂,用象牙筷夹起一块鱼肉,细心的剔除鱼刺,巧笑嫣盼的递到东陵弈桀的嘴边,柔声说道:“王爷,尝尝这块龙舟鳜鱼……”

    东陵弈桀眸子微眯,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抬手,指腹轻轻摩擦她红润的朱唇,凑近她的耳畔,启唇低道:“蝶儿若是用这个喂本王,本王会更喜欢!”

    云蝶依的脸颊染上醉人的绯红,深凝他的美眸,长睫轻颤,娇羞一笑道:“王爷,别闹了,菜都凉了,张嘴!”

    东陵弈桀听话的张开嘴,她笑着将鱼肉送进了他的嘴里,他优雅的咀嚼,支着下颔,端详她的神态,眸波好似带着一圈圈涟漪散开。

    门外,突然响起王嬷嬷禀报的声音,“王爷,老奴有急事禀报!”

    闻声,东陵弈桀眉心蹙紧,黑眸闪过一丝不悦,冷冷回道:“有什么事,膳后再议!”

    王嬷嬷接着急声说道:“王爷,事关重大,此事需由您亲自定夺!”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