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风雪郎 > 分节阅读_4
    燕山雪唤作“老金”那人道,“瞧瞧你眼下,病怏怏的,给门外那位小朋友见了还不知要着急成什么样儿。”

    木有光向来谨慎,加之内功根基深厚,暗访盯梢从未被人察觉过,登时吃惊不小,未及反应,便听得燕山雪笑道,“他便是这样沉不住气。罢了,你进来说话吧。”后半句话却是对木有光所说。

    木有光惴惴不安地立在门口,房门随即洞开,开门的是位四十多岁的大汉,一身灰布袍,胡须垂胸,形容甚是粗犷彪悍,直如市井屠夫。

    那大汉见了他,咧嘴笑道,“小兄弟,多年不见,功夫俊得很啊!”

    木有光跟在他身后进屋,觉得十分稀奇,自己用黑布覆面,只露出一双眼,此人如何认得自己?但细想来,又确乎似曾相识。

    他脑中兀自琢磨着,来到燕山雪床前。一见之下,浑身热血陡然冰凉:但见燕山雪平躺着,面如金纸,嘴唇发白,气息极其微弱,宛如大病一场。

    木有光心下大骇,再也顾不得什么礼教禁忌,抢到燕山雪跟前,握住他的双手,颤声问道,“盟主,你怎么了?”

    燕山雪不以为忤,任他这么握着,低声道,“有光,这是我的挚交好友,江湖人称‘圣手’的金骏眉。从前你小时候,也见过他一回的。”

    木有光恍然,自己刚到金玉盟时,水土不服,着实生了一场大病,燕山雪请来为他诊治的,便是这位金大夫。他后来行走江湖,也久闻这位神医的大名,却不曾想到自己早已与其结缘。

    他当即起身拜倒,以晚辈之礼相见,“见过金前辈。”

    金骏眉连忙扶起他道,“小兄弟客气了。”他手上稍加试探,便掂量出了木有光的功力底细,扭头向燕山雪道,“贤弟,你这位风雪郎果然是好孩子。”

    燕山雪微笑道,“这是自然。”说着忍不住低声咳嗽。

    木有光上前轻轻为他捶背,问道,“盟主,你这伤……”

    “中了白云教的毒物,白云丹。”

    木有光失声叫道,“什么?”他知道白云教雄踞云贵一带,是金玉盟的宿敌,两派数十年来争斗不休,互有输赢。想不到这回,盟主竟会中他们的算计。他此时无心追问究竟个人所为,只一心挂念燕山雪的伤情。听江湖上传说,白云丹是至毒,一旦侵入血液,无药可救。

    “这毒……金前辈,能解么?”

    “若他解不了,我请他来做什么,吃白饭么?”燕山雪重伤之余,仍有心情同木有光开玩笑,“躺久了怪不好受,你扶我起来坐一会。”

    木有光小心翼翼地搀扶住他,一手从背后搭在他腰上,好让他能枕着自己的身子,轻声道,“盟主,我……属下僭越,你别生气。”

    燕山雪道,“我伤了有两天了,怕你空担心,才没有知会你。有光,你来看我,我很喜欢。”他放低声音道,“你在今天这个日子来,有见面礼没有?”

    木有光本能地把他抱紧了些,嗫嚅道,“有,有的。”

    “嗯,好得很。那你拿出来,让我先饱一饱眼福。”燕山雪说着,余光瞥见金骏眉凝重脸色,不禁失笑,“老金,又怎么了?”

    金骏眉抬起头,正容道,“你中毒已深,我给你用金针引毒,只能制得一时。今晚就得给你换血,片刻也延误不起了!”

    七、情词

    “换血?”木有光一怔,“盟主的伤……需要换血?”

    金骏眉点头道,“不错。白云丹毒性霸道,我无法完全祛除他血中的残毒,惟有以一健壮男子的鲜血换掉那些毒血,或许有救。”

    木有光脱口而出,“用我的血!”

    金骏眉思忖道,“你年纪轻,阳气强盛,功夫与你家盟主又是同一路,倒是当真用得。只是所需血量甚大,虽无性命之虞,元气大伤是免不了了,一两个月内,忌动刀兵。”

    木有光凝视怀中虚弱的燕山雪,心如刀割,恨不得代他受苦,当下慨然道,“只要金前辈救得了盟主,就是将我的血一道抽干了,那也没什么。”他少年时读过几本医书,略识些粗浅门道,细思之下又愁道,“只是不知我和盟主的血是否相融。”

    金骏眉道,“这倒不妨,我会在血里加入多种解毒药剂,几相混合,不融的也融了。”

    木有光松了口气,“既然这样,那就不必另寻他人,请金前辈取我的血就是。我们金玉盟中虽然人人愿为盟主献身,怕就怕一个不慎,走漏了风声,那就不妙了。”

    一席话听得金骏眉不住点头,夸赞道,“小兄弟说的正是我忧心的,你是燕盟主身边的头号心腹,原是顶合适的人选。他受伤之事,只我们几个知晓就好,不宜声张出去。”他转向燕山雪道,“贤弟,保全你性命要紧,这回就由愚兄擅自做主了。”

    燕山雪在一旁听二人对话,始终默不作声,到这时候方颔首以示谢意,轻声道,“老金,有劳你。”待金骏眉去桌前置备药剂,他倚在木有光肩头,道,“怎么,见不得别人的血融进我身子里?”

    被燕山雪窥破见不得人的心思,木有光登时气短,方才的凛然正气尽皆化为乌有,他低下头,没什么底气地申辩道,“其他人,我不放心。”

    “那你有没有想过,让你平白无故担这么大风险,吃这么大一个苦头,我会不会放心,会不会心疼呢?”

    木有光只觉得蒙面的布都要烫出洞来,小声道,“盟主,为了你,就不是……不是平白。”他知道此时燕山雪正盯着自己,心慌意乱地将视线移开,不敢看他。

    忽听燕山雪轻轻笑了一声,道,“把这碍事的布解了。”

    木有光吓一跳,磕磕巴巴地说道,“什、什么?”心道,待会儿金前辈若看到我的长相,难道盟主解毒后就要杀他灭口不成?

    燕山雪附在他耳旁,低语道,“我想亲亲你。”

    木有光心跳加速,受了蛊惑般摘下蒙布,燕山雪的唇随即贴上来,缓缓地厮磨他的唇瓣,“你知不知道,我察觉自己中毒以后,脑中第一个念头是什么?”

    木有光壮着胆在燕山雪的下唇上浅浅一啄,道,“我不知道。不过,但凡盟主有什么心愿,我都会为你去办。”

    燕山雪轻轻嗯了一声,道,“我当时想,这一回伤得可真不是时候,要是误了生辰那日,同我家小郎君的把盏言欢,他心里该有多难受?”

    木有光心中悲喜交集,道,“盟主,金前辈医术了得,你的身子不碍事的。”他从怀里摸出一方小木盒,红着脸道,“这是……是我送给盟主的贺礼。”

    燕山雪饶有兴趣道,“是什么好宝贝?我手上没力,你打开给我瞧。”

    木有光依言开启小盒,盒中是一块寸许长的玉牌,白润透亮,莹然生辉,上面刻了一条小龙,正合燕山雪的属相。只是刀功平平,那龙怯生生的,除了头顶上依稀能辨出双角,身段倒有七分像蛇。

    “这玉佩,莫不是用上回我送你那块昆仑古玉刻的?”

    木有光点点头,惭愧道,“原想刻个大件,用萝卜和木块练了好久,又买了几十斤玉料试手,练的时候都好好的,可刀尖一划上昆仑玉就……就废了好多,最后只得了这么一小块。”

    燕山雪显得很是欢喜,丝毫不怪他糟蹋了一块千年难得的好料,道,“我正缺一块祛邪积福的美玉,你给我戴上。”

    木有光起先心里还有些不安,觉得礼物太过寒酸,虽然花费自己颇多心血,可盟主见多识广,此物难入他眼,多半还要笑话自己。哪知他不但笑纳,还要贴身佩戴,直让他欢喜得不知怎么办好。

    他原本就在玉牌上方穿了孔,拴了一根红绳,此时笨拙地将红绳系在燕山雪颈间,心中暗暗祷祝,希望这块玉牌当真能护得盟主平安。

    燕山雪低头看了看胸前的玉牌,问道,“那块玉没有剩的了么?”

    “没了。”

    “可惜。不然再雕一只小牛,配这龙,岂不是好?”燕山雪叹了口气,似乎颇为惋惜,又打趣道,“看来,你只能刻个‘木牛’充数了。”

    木有光属牛,听了燕山雪“龙牛相配”的话,心里怦怦乱跳,竟是不敢应声。燕山雪平日心情好时,也常对木有光说些眷宠的暧昧话语,少年自觉卑微,虽然暗暗欢喜,却也从不敢当真有所奢望。

    两人又说了一会体己话,金骏眉已备妥了药材器具,即将施展回春之术。

    木有光觉得今日盟主待自己格外温柔,可他的气息分明愈见微弱,金大夫医术虽神,然而这换血之法能不能成,犹未可知。木有光拥住燕山雪,心里阵阵发酸,暗道,即便真的不成,我也有幸陪他走完这一世。往后碧落黄泉,自也随他同往。

    他轻手轻脚地服侍燕山雪躺回床上,掖好被子,随即挽起衣袖,请金骏眉取血。金骏眉先点了他几处大穴,护住其心脉,又切了参片给他含着,这才亮出一把金色匕首,划开木有光手腕,殷红的鲜血汩汩而出,尽数滴落入下方一只大瓷碗里。

    起先木有光神智尚能维持,待左腕处血流渐止,金骏眉又割开了他右腕,用粗牛筋勒住他上臂,挤出更多血液。约摸一盏茶工夫过后,木有光渐觉头昏,眼前画面也越来越模糊,可仍是强打精神,回应金骏眉的问话。

    他双眼竭力睁大,始终注视着床榻上的燕山雪,在心中对自己说道,你此番是为救盟主,若是反而在他面前晕过去,那可有多丢人?

    又撑了不知多久,耳畔依稀听燕山雪道,够多了,快给他止血。又听金骏眉说道,不行,还差一些。木有光心中叫道,不,不要另去取旁人的血,我的血还没流干,还能供给他。然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前一黑,就此没了知觉。

    八、长春

    木有光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他和燕山雪都还是初见时的模样,两人携手从木棉山上下来,小木有光想和燕山雪说话,对方却挣脱了他的手,飘然远去。急得他在后面追赶不舍,口中大叫,“盟主,求你别走,盟主,燕哥哥,燕哥哥!”

    他猛然睁开眼睛,只觉得心跳得厉害,浑身无力,双腕疼痛不已。他眸光渐渐清明,回过神来,发觉自己眼下躺在燕山雪的床上,而身旁,正是梦里无时以忘的那人,星目有神,含笑凝望自己。

    木有光惊喜道,“盟主,你、你没事了?”说着手忙脚乱地要爬起来。

    燕山雪见他醒了,微微一笑,用哄孩子的语气道,“你可要乖乖的,别乱动,我自己身上也乏得很,今天制不住你。”

    金骏眉上前察看木有光的伤情,宽慰道,“总算我不负重托,没有让小兄弟白白失了那么多血。你身子骨强健,我给你开一张补血益气的方子,吃上两个月就好。”

    木有光内功根基深厚,一运气便知自己身体并无大碍,相比之下,他更挂念燕山雪的伤情,“金前辈,盟主他……都好了么?”

    金骏眉长出一口气,显然也是如释重负,“万幸保住了他的性命,只是体内仍有少量余毒未清,过段时间得再换一回血。当然了,不必再换这么多。我也会开个方子,金玉盟里宝贝多,药材想来不是问题。”

    燕山雪从容笑道,“你尽管开就是。老金,大恩不言谢,这次多亏你。”

    金骏眉道,“好朋友之间何须客气?贤弟,我还得去临安办一桩事,这便同你别过。你先安心养病,两个月后,我再来给你换血。”他又同木有光一挤眼,朗声笑道,“小兄弟好好调养,你们盟主的身子还指望你呢!”说罢收拾了行囊,起身告辞离去。

    燕山雪目送他走了,懒懒地枕着木有光的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