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此意难梳 > 分节阅读_8
    他说?”

    弥秋闻言轻轻啊了一声,张着口半响又阖上低下头来。

    “可是,你总得再跟他解释下吧?”弥秋顿了顿:“如果他喜欢你,那总该会信你说的。”

    梅若筠摸了摸弥秋的头,转过身朝湖边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

    ☆、怯寒霜

    远远的便看见敛影一惯的姿势坐在那,手支在膝上托着腮倒像是在看风景。

    敛影察觉有人来转过头看了一眼,发现是梅若筠后愣了下,半响轻轻皱着眉头站起身向梅若筠走去。

    两人对视沉默了片刻后,敛影再也忍不住先开口说道:“你吃错药哑了?”

    梅若筠一惊,只好问道:“……刚才我娘来找你,她……和你说什么了?”

    “说了很多,你是要我复述一遍么?”敛影冷冷地说道:“还是你只想知道她有没有和我说你成亲了还有个娃的这件事。”

    敛影看着梅若筠那愣住的神情问道:“你真的成亲了?”

    “……”梅若筠看着敛影默了半响后才答道:“那是遇到你之前我娘一手安排的事,而且她早已因难产不在人世,就算说起我把那孩子送到别处寄养,那也都和你没有半点关系。”

    “哦。”敛影皱着眉头许久后又松开,道:“你娘说让我劝你把孩子带回来养,你不要她要。”

    梅若筠闻言皱起眉头来:“这个……”

    “倘若连你也没法顾全他难道你还指望别人替你顾全了?何况我猜你甚至没问过他想要怎样的人生。”

    “好吧……可是,你不介意?”

    “我为何要介意。”敛影反问道。

    梅若筠闻言一喜,走近了些将敛影拥入怀中,却在片刻后从耳旁传来一句:“放手。”不由地整个人连表情也都僵住了。

    “我说不介意,是因为这和我没有一点关系。”敛影将梅若筠推开了些看着他又说道:“刚才我仔细想了想,其实我应该是不喜欢你的。以前觉得你对我还不错所以留下来也无妨,可是往后我觉得我还是一个人合适。”

    “你……”未等梅若筠说完敛影便又打断说道:“玉骨对我来说是个习惯,没了再买个就好,飞叶你喜欢那留着也无所谓,反正你不会给我解药我拿着也没用。”

    敛影说罢挣脱了梅若筠的双手,将手中一直握着的药髓和玉钉塞到梅若筠手里,轻声说道:“这些还你,你的喜欢太重,我受不起。还有九年前的事我想起来了,多谢。”

    梅若筠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半面药髓和玉钉,不置信地看着敛影道:“为什么。”

    敛影皱着眉头想了许久还是答道:“我觉得我不曾了解过你,可你知道我的全部,那你也应该知道我有病,而且病得不轻。我喜欢的不是你的人,而是你对我的好,这太可笑了,以真心换真心,我做不到。”

    “为什么,是我对你还不够好么?还是你还喜欢式薇?”梅若筠对着敛影轻轻一笑问道。

    “这和式薇没有任何关系。”

    “那是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了,我只是不想继续和你一起。”敛影转过头不再看着梅若筠答道。

    梅若筠握紧了手中的药髓,玉钉扎得手心生疼几次张口想再说些什么的都觉得成了多余,最后转过身狠狠地将手中的东西扔了出去,药髓牵着一条丝绳在空中划了一条曲线最后摔入湖中砸出细小的一朵水花,然后便转过身离去。

    他曾经以为自己只是不曾有机会向敛影表明自己的心意,但原来并不是错过,就算时机多么恰当敛影也并不会想和他在一起。

    敛影站在原处看着那已恢复平静的湖面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一阵风过重新吹破了湖面映着的天。

    他以为自己不会太在意,能轻松的放手,可他如今却已后悔了。从梅若筠扔掉那半枚药髓的时候他就后悔了。活的这二十六年来能让他后悔的事不多,第一次是为何没有在报了仇后一死了事,第二次是方才对梅若筠说并不想和他一起了。

    大约确实是得不到才是最好的,又或者是只有失去了才会知道有多珍贵。梅若筠于他而言是一处永远跳不出的陷阱,一座永远打不开的牢笼,并不是毫无办法,只是不想。

    敛影想罢脱去了身上繁琐的衣饰只剩了件单衣光着脚走到水边,纵身一跃潜入水中。

    不同那还有带有几分温暖的地面,湖中的水胜似融冰,寒意迅速地穿血入肉刺入骨中,不过片刻敛影便已觉得双手有些僵硬。幸的是湖并不算太深,阳光能直接投到湖底泛起片片的光纹,药髓不过片刻便已找回,不幸的是那玉钉着实太小,而湖底砂砾太多,竟无论如何都找不着。

    敛影几次游回湖面换了口气便又继续潜入水中,反反复复直到筋疲力尽,太阳早已沉到了地平线的另一头,而眼前所见也只剩一片漆黑。趴在岸边缓了许久才勉力爬上岸,身上湿透的衣服被晚风一吹便迅速地带走了更多热量,整个人头一昏直接倒在草丛中,不知过了许久才又醒过来。敛影将紧握的左手松了松,看着手心的药髓坐起身,拾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件穿回身上然后缓慢地往回走去。

    那一路仿佛十分的长,就在敛影快要回到帐中时却陡然听见有人在唤他,便站住分辨了许久那声音的方向,蓦然被用力拍了下肩膀,险些便要跪倒在地,好不容易站稳了抬起头仔细看清后才发现是穆修。

    穆修被敛影煞白的一张脸吓了一跳,连忙说道:“我还当是谁,原来是你。”说罢又打量了敛影几眼,道:“你这是怎么了?”

    敛影愣了半响后又看了一眼穆修便再没管他径自往前走回了帐中。

    穆修见此不由也是一愣,站在原处琢磨了半响后转过身正打算离去,远远地便看见梅若筠低头沉着一张脸走回来,便又走过去拍了拍梅若筠的肩膀,疑惑地问道:“你又怎么了?”

    梅若筠抬起头看了一眼穆修,转过眼看着前方并未点起灯火的毯帐。

    穆修顺着梅若筠的目光看过去,摸着下巴问道:“你俩吵架了?”等了半响未听见回答,便又转过头看了一眼。

    “哎我说你俩这是怎么回事,不就吵个架屁大点事么回来一个比一个沉默,都当我说的话是耳边风?”穆修皱起眉头不满地说道。

    “你说什么?”梅若筠转过头看着穆修问道。

    “我说,你俩至于么……”

    梅若筠打断道:“你说他回来了?”

    “……”穆修愣了下后答道:“比你早些。”

    梅若筠闻言转头便往毯帐走去,穆修一口气憋到了嗓子眼处险些便要吐出来却又给硬生生吞了回去,良久才无奈地叹了一气。

    哎,他好像忘了什么事要找梅若筠说来着?

    作者有话要说:

    ☆、近安景

    梅若筠刚踏入帐中走了两步便看见敛影倒在床榻边,连忙走过去扶起,手刚碰到便觉得不妥,仔细一摸才发现敛影那头散着的发竟是湿的。梅若筠往敛影身上的衣服摸去,除了表面的衣服还算干些内里的都已湿透,身上半点暖意全无冰凉一片。

    梅若筠心中一凛迅速地扯掉敛影身上的衣服,却陡然看见敛影的左手紧紧握着,从指缝间露出了一小截墨绿的丝结不由便愣住,将敛影的手抬起仔细看了下又低头看向怀中的人, 半响后很是懊悔地将敛影整个人用厚厚的被子裹起,然后起身点了灯打了盆热水回来,混了药粉后仔细地将敛影身上擦了遍,然后才套上烘暖了的衣服又塞回被中紧紧裹住。

    梅若筠坐在床边看着敛影的脸终于红了些,伸手一探额头果然已经有些发烫,便打算起身再去煎一帖药回来,岂料刚走了半步便听见敛影在身后唤他。

    “你去哪。”敛影皱眉看着梅若筠问道,声音里竟莫名带了一丝哭腔。

    梅若筠闻言看着敛影一愣,半响才回过神回到床边坐下,轻轻拨了拨敛影那仍未干透的长发,答道:“不去哪。”

    敛影眼眶一红,挣扎着坐起身低着头说道:“我后悔了,我不想走了,我想赖在你身边,可以么。”

    敛影说完后梅若筠沉默了许久,久到让敛影已经开始失望,只想晕死过去算了的时候才听见梅若筠答道:“可以,求之不得。”

    “为什么……”敛影闻言鼻子一酸险些要忍不住哭出来。

    “因为我喜欢你。”

    敛影愣了下后又问道:“可我什么都没有,你喜欢我什么。”

    “全部。”梅若筠顿了顿后又说道:“你不是什么都没有,你有我,我可以给你所有。”说罢梅若筠敛影拉近在他额上印下一吻,道:“下次别蠢,东西丢就丢了,人没丢就行,大冷天的下水你嫌自己命太长?”

    敛影吸了吸鼻子,将手中的药髓又塞到梅若筠手中,闷着声说道:“帮我戴上吧,只有这次。”

    梅若筠轻轻笑了笑,替敛影重新戴回去,然后从袖袋中取出一个小包,从里面倒出一枚玉钉拿在手中问道:“你后来,是不是想找这个。”

    敛影看着梅若筠手中那墨绿色小叶子惊愕地说道:“怎么会在你这里,枉我……白费了那么久的力气。”

    “我走后才发现它扎在我手心上了。”梅若筠说完将那枚玉钉也重新挂回敛影的耳垂上,看着敛影说道:“你说的,只有这次。”

    敛影点点头,微不可闻地应了一声:“嗯。”

    梅若筠叹了一气,伸手捏着敛影的脸说道:“先躺着,我去给你煎药,再不吃药真的有你好受的了。”

    敛影看了梅若筠一眼依言钻回了被中,心头压着的石头终于扔了出去,一阖眼便睡死了过去。

    梅若筠见状也松了口气,起身取了药便打算去煎,刚出门便又遇到了穆修。

    穆修见梅若筠换了个人似的又是一惊。

    “找我有事?”

    “啊,好像是有的。”穆修低头想了想,竟突然又忘了找梅若筠是为了何事。

    梅若筠疑惑地打量了穆修半响,伸出手道:“文书给我就好,十天后我就离开,信物晚些林熠会送去给琉夜的了。”

    穆修闻言想了想,走过去掏出一封信递给梅若筠,道:“你亲自去大凉这真的好?”

    “怎么不好,大凉产的珍稀药材颇多。”梅若筠确认了信封中的文书无误后抬起头答道,拎着药转身离开了。

    穆修皱起眉头看着梅若筠的背影,这似乎有什么不对,又好像很对,再仔细一想,其实梅若筠一直都是这样他也就释怀了。

    敛影烧了整整三日才退,可惜还未好全便赖在床上不起等着梅若筠将药端过来给他,不久后梅若筠手里端着一碗药回来,手里兼还拿着几封捎来的信。

    敛影见梅若筠回来一骨碌翻坐起身接过递来的药。

    “还有些烫,慢些喝。”梅若筠说完挨着敛影坐下拆了手中的信一封封看着,一封素白描金的是秦珞的,梅若筠看完便放在一旁。一封在角落处印着朵暗红牡丹的是明煦的,梅若筠打开看了眼便转手递给敛影。

    敛影疑惑地接过看完后一挑眉说道:“原来你和他很熟。”

    梅若筠闻言转头看着敛影道:“是很熟,可我离开长空门时已经特地让他别向任何一人透露我的行踪了,尤其是你。”

    “哦。”敛影应了一声后想了想又道:“那我还得谢谢他不成。”

    此时梅若筠已经拆开第三封信,看完后皱起眉头对身旁的敛影问道:“你想见式薇么。”

    敛影闻言刚含进去的一口药险些便要喷出来,好不容易咽下去后抬起头诧异地看着梅若筠问道:“怎么突然这么问。”

    梅若筠摇了摇手中的信道:“清梧邀我去品酒。”

    敛影疑惑地重复道:“酒。”

    “我记得你爱喝的那些酒都是他家酿的。”

    “……清梧是墨庄的人?”

    “准确点来说他是墨庄的主人。”

    “那……他为何要入长空。”

    梅若筠皱起眉头,许久后才不自在地摸着鼻子答道:“他好奇我喜欢的人是谁。”

    “……”敛影沉默了许久后将碗中的药喝尽放到一边,重新钻回被窝中。

    “不去?”

    “去。”

    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