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此意难梳 > 分节阅读_1
    名:此意难梳

    作者:笔灯敲花

    文案

    敛影遇到梅若筠的时候是十七,他以为自己会死在对方手里,却未料到反被救了一命,所以他又继续活着,虽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后来他们在一起了,他以为自己能够轻松的转身离开,却还是未能料到他早已逃不出梅若筠为他编的牢笼。以心为笼,只为囚心,实难离。

    内容标签:因缘邂逅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敛影,梅若筠 ┃ 配角:林熠,秦珞,穆修,弥秋 ┃ 其它:大夫

    ==================

    ☆、复相遇

    楔子

    长空门的由来并不算太久,二十余年的时间足够其壮大发展,干着替人报仇的勾当,收卖着各种小道情报,倒也与各派相安无事。只是大约到了更换轮替的时候,又或者因为一些恩怨情仇,人终究还是渐渐散了。

    曾经长空门中的清梧最是惹人瞩目,不仅年轻长得还好看,本事那也都是真本事,败在他三尺青锋长剑下的人没一千也有八百。而长空门中另有一个人物尚不能忽视,那便是据闻能活死人的眉生,上长空门做生意的人很多,想找眉生医治的人也很多,可惜的是非长空门人不救,这一点倒是为长空门笼络了许多人脉。

    近来的小道消息更有说五年前承了毒王之名的孟微也曾在长空门中,与门主之女西岺闹了个不小的矛盾,而这个矛盾逼走了清梧,顺带着孟微也一同离开了长空。

    只是不知为何,在清梧离开了长空门不久后,眉生便也失去了踪影。只余下一个看似离开一会儿的房间。药煮一半水才开,衣物刚晾帘新换,各色搜集的药物仍旧堆放在那处,人却已不见了。

    第一章

    敛影在式薇与清梧离开长空门后萎靡了许久,等他缓过来重新开始无所事事时却陡然听闻了眉生不知所踪的消息,然后便是在这匆忙的瞬间得了命令去寻找眉生,顺便处理些分坛的要事。

    只是敛影这一去,他未曾想过自己会一去不复返。而长空门也就此失去了敛影这最后一颗藏在暗中的明珠,往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长空门虽然还在,却已不复先前光彩了。

    至少,好看些的人都不在了。

    敛影把玩着手中的玉骨折扇,一边听着明旭在旁给他说大约是与眉生有关的消息,只是听了许多他觉得都是些废话,不由地便有些出神。

    “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明煦说得口干舌燥,停下来缓气喝了口水,见敛影一副完全没在听的模样不由怒道。

    敛影转过眼斜视着对面那俊逸的青年说道:“眉生的医术好这个我早知道了,他来历不明我也早知道了,长空门向来不讲究来历,与我又有何干,我只想知道他现在何处,你给我说这些有何用。”

    明煦不屑地看了一眼敛影,从怀中掏出一份资料扔到桌上,道:“所以方才我说的那些重要的你全没听见就对了,这是全部资料你自己拿去慢慢看吧。再找不到,你倒是可以试试去找梅庄,不用抱太大希望,梅庄向来是不屑做这等小门生意的。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罢明煦便站起身离开,只留下一道翩若惊鸿的背影消失在敛影眼中。

    敛影皱眉鄙视地看着明煦离去的方向,低头阅起桌上薄薄的两页纸,大多数是眉生入了长空门之后的事,之前的一切可说是空白。

    若不仔细探究,大概他也不会发现眉生其实是个很奇怪的人。

    眉生的行踪消失得很彻底,抛开他已知道的那些,即便是沁庄世代经营情报生意能搜罗到的也只有指头大那么一丢丢。

    方才明煦说到梅庄。

    反正也是闲来无事,不如去碰碰运气,传闻梅庄的庄主梅若筠是个神秘的存在。其貌不扬却有许多人争着倒贴,就连号称天下第一美人的温宁姑娘见了一面也争着倒贴,只是大多数人连梅庄的大门都不曾踏入过,不如趁这次去开个眼界,反正长空门他也不愿太早回去。

    就这样敛影备好马开始赶往梅庄,终于在第三日时到了康州,赶在夜幕降临城门关闭前入了城。

    看着远处山上那燃起的点点烛火之光,敛影心中暗道这哪里是传闻中的半座山,分明是一整座,不愧是土财主。

    寻了间客栈稍作休整后,敛影扇子一阖便转身赶往梅庄。一场来到,怎可不去探探那梅庄的底细?沿着山中小道攀了上去,没多久敛影便踏入梅庄之内,小心翼翼地躲着庄中防护人手一边逛着这巨大的山庄。

    这庄子里头别的不多,梅花却很多。每条小径上都栽着梅花,各式品种都能在此处窥见,一看便是被精心照料着的。只是夏末并非花开时节,并无缘得见花貌。

    敛影在庄中兜转许久,并未见有何特殊之人,就连在主院有点看头的人物都未曾出现,不由觉得有些晦气。岂料在他正要离开时,竟远远看见了一辆马车驶进庄内然后在院前停下,顿时来了精神,向门口摸了过去好瞧个仔细。

    马车上装饰大方简洁得很却也豪气得狠,在车轮上敲下一小块木头都能换两倍同等重量的金子,竟被用来做车轮免不了显得有些暴殄天物。

    此时车门打开走下一人,修长的身形一袭夜色华衣,长发即便高束却仍垂至腰间,露出左耳垂上那雕刻成梅花状的玉钉耳饰,在微黄的光下闪着莹莹碧光,至于那面容…敛影万没想到竟会与眉生一模一样。

    梅若筠下了马车后朝敛影的方向看了一眼便不再理会,径自入了院中。跟在身后的林熠紧跟上前 一步沉声问道:“那边那人可需要属下去……”岂料梅若筠还未听完便打断道:“不必,随他。”

    “…………是。”林熠闻言只好疑惑地应道,眼见梅若筠入了房中便转身带着人离开散在周围把风。

    敛影久久回过神来,见无人发现自个儿转身潜入院中躲藏到屋檐之下,窥视着房中的人。却不想正好看到梅若筠脱衣入浴,一条白花花的人影就这么潜入那方碧玉砌成的水池中,扑通一声藏在一片雾气之下,不由咽了口唾沫。

    仔细一想,方才离得远并不能肯定那便是眉生,且神情举止也与眉生不大相同,何况梅若筠真的是眉生,为何又要留在长空门那么多年,在梅庄待上一百年岂不更好?

    敛影蹲在屋檐横梁上半响,思索着不如趁此时潜入房中一探究竟。

    只是有句话,叫不作死就不会死。

    当敛影的确在梅若筠巨大的房中翻出了一个眉生所用的药箱,看见一柜子医药论典并一大柜子的医用器具及药品时,顿时陷入困惑中细思着为何眉生竟会是梅若筠,等他回过神时,梅若筠已穿上衣服站在了他身后。

    再然后,敛影的眼前便旋转起来渐渐黑了下去,继而失去了意识。

    梅若筠俯身打量着晕倒在地的敛影,暗忖着敛影定是被长空门派来寻他的,只是不知如何能寻到梅庄里来。

    此时林熠闻见房中的声响不由在门外问道:“庄主,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无事。”梅若筠戳着敛影的脸答道,想了想又道:“明日船上多预一个人。”

    林熠站在门外听见吩咐,疑惑更深,却只能应道离去执行命令。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已写完,不坑,不是悲剧,深沉。

    ☆、花惊叶

    敛影醒后对着眼前小却布置得甚精致的房间打量了许久,踩在脚下的这地摇摇晃晃似乎并不在陆上。

    揉了揉仍有些晕的头,敛影伸手一摸袖间却是空空荡荡,那随身带着的玉骨折扇早不在身上。再一翻,信物钱银甚至连藏在衣领的折片叶刀都不在了,可以说,此刻他身上挂着的,除了衣服也只有衣服,不由坐在床上发慌思考着如何是好。

    林熠推门进来,见敛影醒了,将食盒往桌上一放,道:“来吃点东西。”

    敛影闻言打量着林熠迟疑地起身走过去。

    食盒中五菜一饭,并着一盅汤和一碟切好的时鲜水果,三荤两素,汤里还能闻出些药材的味道。敛影看罢思考着这里头该不会暗藏了什么玄机例如毒药什么的。

    林熠站在一旁见敛影只看着不动筷,便照着庄主吩咐他的说道:“就算不下药,你也没法从这贼船上下去。”

    敛影不悦地皱起眉头却没说什么,在桌边坐下开始祭自己五脏庙。

    菜做得极好,饭也蒸得极软,大概是许久未曾正经吃一顿,这顿饭竟吃得格外可口,竟让他将能吃的都吃光了还觉得有些不够。

    林熠在一旁等候着,见敛影吃饱喝足了便开始麻利地收拾杯盘碗碟,毕了提着食盒躬身说道:“我家庄主有请。”

    敛影正喝着茶去油腻,闻言不由呛了自己一道。一边咳着看了眼立在跟前的男子,想来至少该去讨回玉骨和飞叶,便也站起身随林熠出门。

    一路行,敛影只能暗叹自己过的日子应该算得上清苦,可他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小子,钱财于他而言只是维持生活的必需品,多或少并不重要,管够就行。只是一旦想到眉生曾经那半点不喜奢华甚至是厌恶的模样,再看如今,此间相距多少是有些让他想不到的。

    敛影被带至甲板后林熠只做了个请的动作便转身走了,看着甲板上巨大的空处放着的两张椅子,而一张椅子上已坐了个人,敛影顿时觉得有些难受。

    梅若筠察觉敛影到了身后,将手中书随手扔到了地上,招呼着道了声:“请坐。”

    敛影顺着梅若筠的左手看了眼地上若小山高的书,依言坐到另一张椅上。

    此时已入夜,船在江面上看似缓慢的前行着,一轮明月自山后缓缓升起,映得江面一片银鳞之光。敛影枯坐了一会儿,见眉生不开口只好转过头,正打算说些什么时,视线却落在二人中间那小小一方不及腿高的矮几上。

    那几上放着一盆月下美人,顶处叶间的花苞已十分大可见其中白色的花瓣,似是要绽放的迹象。

    可始终未到花开的时候,敛影便又抬眼看向对面坐着的人。

    说来在长空门时他几乎不曾仔细打量过眉生的模样,只能说是有一个大概的轮廓。在他印象中眉生的模样可算得上好看的,但清梧放在那,一对比便失了可比性。

    现在旁处并无他人,倒是让他生了个错觉,让他觉得…眉生其实比清梧还要好看几分…这种好看不仅限于对面容的评价,而是从头到脚。如绸缎般的乌黑长发早已令月色成了陪衬品,洋洋洒洒地落在衣衫上从这头滑到那头,更恰逢风拂过吹扬起几缕,敛影一时竟也看呆了去。

    梅若筠忽然转过头看向矮几上的花,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那花苞说道:“花要开了。”

    惊得敛影连忙回过神来,复又看向那花。

    梅若筠的话音才刚落花苞便陡然撑了开来,层层叠叠的白色花瓣迅速张开,露出被包裹在其间的黄色花蕊,映在月下晶莹剔透,而周围的空气也被迅速染上了一股清香。

    敛影看了一会儿,忽听见梅若筠说道:“我记得你不是式薇那样沉默寡言之人,怎么不说话。”

    敛影闻言抬头看向梅弱筠,启齿时却陡然不知该唤他眉生抑或是,梅若筠…

    梅若筠等了会儿也抬起头,看见敛影那微微困惑的表情,只好说道:“不论唤什么那人都是我,何时你对着我也懂得这般拘谨了?”

    敛影艰难地看着梅若筠半响缓缓念道:“梅若筠…”相识八年之人陡然间换了个名字一时难以接受,这样的理由也并非太难接受罢?虽然此前算不得如何熟络,可还是让他觉得有些微的矛盾感。

    “君…所以其实应该是梅生?”敛影似才发现一般问道。

    梅若筠闻言一默,眉生那将错就错的名字已不知被清梧取笑了几回了,对着敛影不想再解释一遍,便只点了点头。

    敛影皱起眉头又问道:“你无仇要报,那你在长空门待了那么久是为什么。”

    “无聊,去打发时间。”梅若筠随口答道。

    敛影闻言有些恼怒地又想掏出折扇,却一摸袖中仍是空的,才想起来道:“把玉骨和飞叶还我。”

    梅若筠淡淡然地看了敛影一眼,轻轻吐出二字:“不还。”

    敛影表情一僵,正欲运气骂人时才发现自己的气生生卡在一半便散开去无论如何都聚不起来,再用些力便连坐直的力气都没了,抬个手都费劲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