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勾情小妹 > 分节阅读_9
    「别急,我这不就来了吗?」

    已不再是青涩处子的她,自动自发将修长玉腿环至他雄腰后方,他的巨棒硬如铁杵,压根不需手扶,只需瞄准不住缩张的小穴,腰往前用力一推,便冲进女性奥妙的深海地带。

    「啊!」当凹和凸结合成圆满,通体电流贯彻她四肢百骸。

    「呃……」他闷哼一声,感受她丝绒般的柔软内壁包裹住他勃粗的茎棒,彷若一匹失控疯狂的斗牛,冲锋陷阵地直捣黄龙。

    「啊啊……好舒服……」她纵情叫喊着,尽管他的进犯一点都不温柔,每次刺进花穴深处都是那么勇猛,她却全然接纳他的狂狷,也只有在这时,她才能明显感觉到他对自己不是完全无动于衷的。

    「你的小穴吸得好紧呐!」大掌捏揉着两团椒乳,她的温暖教他沉醉,他们的身体是如此契合,他每次进入她都完全吻合地接受。

    当两副身体同时产生热能,结合成足以将彼此熔解的火热温度,便烫毁了他仅存的理智,令人芥蒂的兄妹关系早被抛到九霄云外。

    从没有一个女人能带给他这般强烈的欢畅,所以他停不下来,潜附在他精髓里的兽性唆唤出本能,极尽一切地猛烈撞击,等待那精华的一刻和人间的极乐。

    「啊……我不行了……啊啊……」她已到达多次高潮,接二连三的快感似在挑战她心脏的负荷。

    他枉顾她的哀求,也许是多年来他一直不愿承认的忍耐终于有了纡解的方式,让他宛若一座平静已久的火山突然爆发,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Θ浪漫會館独家制作Θ  ※浪漫會館※※浪漫會館※  Θ浪漫會館独家制作Θ

    这场欢爱有如一世纪般冗长,安琪双腿瘫软地悬挂在流理台,体力已到极限。

    突然天地一阵旋转,原来是孟尧横抱起她,迈往浴室。

    她被安稳地放在浴缸中,疲倦的眸子此刻受宠若惊地瞠如牛铃。

    「你要……帮我洗澡?」她不可思议地紧盯着他,他按了些沐浴乳在手中搓揉成泡沫,然后温柔万分地涂抹在她身上。

    「不然你要自己洗?」他瞥她一眼,状似不经意的话语却和刚棱俊颜上的不寻常红润形成反比。

    「我没力气了。」她马上装死般地将头垂偏,他的体贴令她好开心。

    他将泡沫冲洗乾净后,抱着她一同在浴缸里浸泡着,舒缓一下彼此大量耗费体力的筋骨。

    她温顺地把脸窝在他颈间,他们的气息频律相同,他的手搁在她腰际,强而有力地稳定她。

    「你睡着了?」

    「没有。」就算筋疲力尽,她也舍不得在这么美好的时候入眠。

    「怎么不讲话?」平常她的小嘴总像机关枪噼哩啪啦个没停,让他不习惯她的安静。

    「你想聊什么?」她小心翼翼,不敢妄自开口,就怕破坏难得的气氛。

    「都好。」她的谨慎他明白,只是他竟荒谬地眷恋起有她在怀的满足。

    「孟尧,我爱你。」她叹了一口气,纤细的奶油色玉体横抱他的胸臆。

    「我知道。」他敏感地察觉她的表白从「喜欢」变成了「爱」,但他却没一丁点厌倦。

    「你肯相信我?」

    他不解地垂首瞄她一眼。

    「以前,你老是说我只是一时迷惘,不管我如何强调,你还是不相信我所谓的喜欢是真正男女之间的喜欢。」她解释着,看似灵动的翦眸透露出真实情怀。「我好高兴,你终于明白我的心情了,可是我也好害怕……」

    「怕什么?」他一直知道她有张恰如天使坠落凡间的美丽容貌,只不过他为了毁灭她的幻想,常刻意视而不见,更怕自己多看她一点,会像现在这样移不开目光。

    「孟尧,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温柔?」她不答反问。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他心中有难以言喻的复杂,那是一种连他自己都不敢多想的情感,一种被活生生牵绊住的痛苦。

    「你的意思是,你之所以对我好,是因为怕我和妈告状?」她如是以为,脱俗的花容月貌蒙上悲戚阴影,拥抱他的力量蓦地加紧。「那么,这样的你也是我最后能得到的吗?」

    他的喉头像让鱼刺梗作般无法言语,此刻的她是那么脆弱,让他忘记从前的自己究竟是如何残酷地回绝她。

    许久,他才抱起她回到房间,起身想拿条毛巾替她拭乾潮湿的身体,她却像只受惊的兔子紧攀住他不放。

    「不要走!」她仓皇地挽留,娇弱的模样让他心都痛了。

    「我只是要拿毛巾,已经很晚了,你这样睡觉会感冒的。」

    「你抱着我睡就不会。」她任性地要求。

    「不行,我还有文件没看完,你乖……」

    「不要!明天你就又变回原来的那个孟尧了。」她宁可任性,亦不愿白白流失十二年来最幸福的时光。

    是这样吗?他脑海冒出问号,连他都解读不出这样的自己是否真是为了她的威胁所以才疼惜她?闷窒在他胸口挥之不去的异样情愫,是否会随着夜晚而消失?

    他真的茫然了,也真的失常了,那个寡情的孟尧不晓得跑哪去了,他变得有求必应,她的无助痴迷成功击溃防墙,让他连思考的余地都没有,将她搂在怀中,拉高棉被覆住两人,以一种呵护宠惜的姿态让她安心入睡。

    「孟尧?」她泫然欲泣,没想到视工作如命的他真的没有抛下自己。

    「睡吧!」他轻啄了下她蜜酿似的唇办,安定她的心神。

    安琪嘴角勾出一朵笑花,有他好闻的味道相伴,她知道今晚的自己铁定会有个好梦。

    第五章

    她的美梦,破碎在凌晨三点四十六分。

    手机铃声倏地作响,是破碎前的预告,柔和的音乐在静谧空间里格外地刺耳

    孟尧和安琪都是浅眠的人,很容易便被吵醒,她睡眼惺忪地接起来电。

    「嗯……哦……好……」她模糊地应了几句,便挂掉手机。

    「是谁?」孟尧不悦地皱起眉,都三更半夜了,怎还会有人打电话给她?

    「是二哥趁他们班长睡着偷打的,他说下个月底才会休假……」她慵懒地欲躲入他怀中,岂知扑了个空。

    宛如当头棒喝,孟尧突然下床,匆促地着装。

    「你怎么了?」她也不管自己未着寸缕,急忙扯住他手臂。

    「我还有工作。」他连头也没转过去看她。

    「刚才你明明不是这样的!」她随即对他的冷淡有所彻悟。「因为二哥对不对?你怕二哥知道我们的事?」

    「不只是孟杰。」孟尧甩开安琪的手,回头的瞬间,几个钟头前的柔情蜜意已不复见。「和你发生关系当然也不能让妈知道,难道你忘了,若非你以此要胁我,我会再干第二次荒唐事吗?」y

    「你……」他刀刃似的残酷言语椎得她心好痛,她艰难地吞了吞口水,包括狂涌而令人鼻酸的泪意。

    一切又是她天真妄想吗?可她是那么清楚地感觉到他方才流露的情意啊!

    「你要的我已经给了,够了吧?」他绝情地扳开她痴缠的皓腕,朝门口踱去。

    「不够、不够!」像是心爱的玩具让人夺走般,她恐慌地奔前抱紧他的腰杆。

    「我爱你啊!可是你却从来没给过我想要的爱!」

    他突然发了狂,暴烈地将她柔软身躯甩到床上。「我根本不爱你,你要我怎么给?」

    「不可能!」枉顾他的粗鲁带来的痛楚,她顽固地摇头大叫。「你明明也对我动了情,否则你不会那么疯狂地和我莋爱!」

    「哼!」他露出讥讽嘴脸。「你倒是很会利用自己的身体嘛!既然你那么不知廉耻地贴上来,我想应该没有一个男人会抗拒才是!当然,除了你的……男、朋、友。」

    他话中有话,并恶劣地捏了她饱满胸脯一把。

    「你是什么意思?」她脸色苍白,他的接近头一回教她有想逃离的压迫感

    「我说你很厉害,居然找了一个gay陪你演戏,把我骗得团团转!」与她激爱的隔天,他仍没打算放过齐彦明,所以派人探听齐彦明的资料,却查出齐彦明是同性恋的事实。

    「你……你知道了?」她感到忐忑不安,急急开口:「我这么做只是希望你能爱我啊!而且你既然早就发现了却还是答应我的要求,可见你也是想要我的,对吧?」

    他俐落地将她扑倒,给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