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先婚厚爱 > 分节阅读19
    万玺按住她的手,说:“今天先不和她计较,等过了今天再说吧。”

    水墨想想也是,今天他们结婚,她不能去找贺佩瑜算账,所有的来宾都在看着他们呢,挽起他的手,绽放一个甜美的笑容,说:“我不会去找她的,我今天要成为你最美的新娘,只要她别再闹事就行。”

    陆倩茹和谭金亮也走过来了,万玺对谭金亮说:“你来的正好,现在有个更重要的任务想交给你……”他们一边说着一边走远了。

    陆倩茹莫名道:“发生什么事吗?”

    水墨拉她坐下来吃点心,说:“没什么事,他们会解决的。你和谭金亮怎么样,刚才好像看见你们有说有笑,相谈甚欢,看来好事近了?”

    “哪里有相谈甚欢?你应该说他被我气得快要说不出话了,你没看见他要抓狂的样子,还说什么好事近,八字还没一撇呢。”虽然这么说,还是可以看出陆倩茹洋洋自得。

    “这么说谭金亮是快要被你制服了,好样的,我就知道你行的,不过可别太过火了。”二人窃窃私语,探讨着她们的大事。

    “我有分寸,你放心好了,我现在就喜欢看见他郁闷吃瘪的样子。”

    “好在谭金亮的身体够强壮,可以任你欺压,换了别个瘦弱的,可能都禁不住你的魔爪了。”

    “我是玉指,不是魔爪。”

    虞信辉听她们说着女人最八卦的话题,笑笑就默默走开了。

    因为有了谭金亮在调控,现场没有再发生什么意外,万玺和水墨忙着应酬各方宾客,很快就到了晚宴的时间。

    他们转移到晚宴的酒楼,十几桌宾客座无虚席,霍东风和纪深他们与万玺同坐一桌,他们已经商量好了,趁着今晚的高~潮,一定要大闹新郎新娘。

    主持人就要宣布晚宴开始的时候,却见贺佩瑜突然跑上主席台,对着话筒说:“各位来宾,感谢大家来参加这次盛大的婚礼,晚宴即将开始之际,今晚最重要,最隆重的宾客已经赶过来了,大家一定都没有猜到是谁,现在有请——秦美娜。”

    秦美娜这个名字甫一说出,全场寂静了几分。

    而贺佩瑜在说完这句话,并没有看向大堂门口,而是望着水墨,不屑的眼神仿佛在说:“你以为看住我就可以了么?其实,我不是赢家,你也未必是,我不是你最大的情敌,你最大的情敌该是她,秦美娜。”

    水墨有些诧异,这个秦美娜是谁?她不记得有邀请这个人,怎么大家一听见她的名字,就像约定好了一样安静,贺佩瑜对她推崇备至,水墨看向万玺的时候,疑惑更甚,万玺虽然还保持着优雅完美的笑容,但面部表情却有点僵硬,显然在克制着什么,如果水墨不是和他生活过一段时间,也不会了解到,这是他仅有的一次失态。

    那么,这个秦美娜到底是何方神圣?

    贺佩瑜已经欢脱的走下主席台,亲自走到大堂门口,拥着一个高挑身材,很有御姐风范的女子进来。水墨看见她眉眼带笑,五官脱俗,身姿绰约,是个美丽,很容易让人喜欢的,有魅力的女人。

    她一进来,几乎每一双眼睛都在看着她,她一点也没有怯场,走秀似的伸出手掌和大家打招呼,宛如她才是今日的女主人。

    水墨看着万玺,刚看见她进场,同枱的谭金亮,纪深等人都是一愣一愣的说不出话,万玺脸上的表情有些僵,但他毕竟是个经历过风浪的人,很快就平息下来,牵起水墨的手,说:“有客人来了,我们去迎接吧。”

    坐在他旁边的万锦年叫住他:“阿玺坐下,我们去就好。”

    水墨更加讶异,这个秦美娜有什么来头吗?让万将军愿意“屈尊”亲自去迎接她?

    作者有话要说:情敌出来了,犀利,但不会令人讨厌的那种。。

    认清现实吧

    听了万锦年的话,万玺握着水墨的手,昂然道:“爸,我没事,我和墨墨可以面对。”不等万锦年答应,他已经和水墨一起走出去。

    水墨被他牵着走,已经知道来人绝不是个平常人可比,加上女王一般的气场,暗想她今晚一定不可以输给她。

    秦美娜穿着一套白色蕾丝边印花洋裙,显得优雅而雍容,却让人觉得亲切,没有拒人千里的疏远,让人情不自禁的喜欢她。

    她这是与生俱来的气质,水墨终于明白为什么大家都以期待的目光迎接她,她身上有让人亲近的随和,从容得无可挑剔。

    “美娜,你回来了也不告诉一声,我可以叫人到机场去接你?”万玺带着堪称迷人的微笑说。

    “我回国还不至于迷路,没关系的。恭喜你今天终于大婚了,你的新娘子真漂亮,我回来也没有带什么礼物,这一份薄礼,希望你们喜欢。”秦美娜很优雅的说着,手中一个紫色的礼盒送到水墨手中。

    水墨从容接过,说:“谢谢,是刚下飞机吗?谢谢你赶过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我是听佩瑜说今天万玺结婚,正好赶上了,就过来看看,万玺,你不会不欢迎我这个不请自来的人吧?”秦美娜含笑问。

    水墨以为她误会自己的意思,忙说:“我没有这个意思,秦姐姐过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我非常高兴,绝对没有不欢迎的意思。”

    万玺一直搂着她的腰,说:“墨墨你别紧张,美娜和你开玩笑的,她最喜欢的就是突然出现或者突然消失,带给大家意外和惊喜。美娜能来,是我们请都请不到的贵客,怎么会不欢迎?你再这么说,就是怪我结婚了都没有邀请你来了?”

    虞信辉没有和万玺他们同桌,不过他的位置正好在他们和秦美娜说话的旁边,他一直看着水墨,仿佛有个什么意外,譬如她们要伤害她,他也是不会允许的。

    秦美娜是何等人物,脸上的笑容都是从容不迫的,说:“我这个人行踪不定,你当然是找不到我,不过我还是能听到你的消息,听说你是决定了就举行婚礼,倘若不是迫不及待,也不会这么急吧?不管怎么说,都恭喜你们,你的眼光很好,选择的新娘子让人眼前一亮,希望你们幸福。”

    “谢谢,也祝你和你的未婚夫早日喜结连理。”万玺坡有些“我就是这么神速”的意味说。

    站在一旁看着他们的贺佩瑜,这时才笑道:“其实秦姐姐这次回来,除了参加玺哥哥的婚礼,还有一个目的。”

    “是吗?难道美娜回来想定居国内?”万玺似不敢相信的说。

    “不是定居,只是有个计划,想完成了这个项目再作打算。”秦美娜依然笑盈盈的说。

    “能吸引你回来的,一定不是什么小项目了。”万玺哂笑。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项目,不过是佩瑜邀请我回来,总要帮帮她的。”

    “佩瑜?你要搞什么吗?我怎么不知道?”

    贺佩瑜有些不悦道:“你只顾得你的婚礼,我的事哪敢让你操心?你放心好了,有秦姐姐帮我,我们会成功的。”一边向水墨示威似的,仿佛很乐意看见她有个强劲的对手站在她面前。

    “祝你们成功吧。”万玺向一个小哥要了几杯红酒,和水墨向她们举杯。

    喝了一杯红酒,万玺说:“你们先找个地方,坐下吃点东西吧。”

    “行,万玺,我还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们做贺礼。”她没说是什么,已经和贺佩瑜走在前头了。

    万玺兀自没有回过神来,水墨碰一下他,说:“万玺,我们也回去吧。”

    万玺“嗯”一声,才和她回到他们的座位。

    看见万玺脸色不太好,纪深他们也没有想着再闹他们,只说:“万玺回来了,我们喝酒吃饭吧。”

    水墨看见万玺锁着眉头,显然是因为看见秦美娜的出现,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情,她不太清楚,只是想着,今天他们结婚,为什么他会因为一个突然出现的女人就不顾别人的目光,她才是他的新娘。

    水墨打开秦美娜送给她的锦盒,里面赫然是一对cartier经典耳坠,十分别致。

    “阿玺你吃饭。”还是万将军略带威严的声音。

    万玺甩一下头,仿佛要把以往的种种甩掉,夹了虾肉给水墨,说:“吃饭吧。”

    他们刚吃了几口东西,只见贺佩瑜又跑上主席台,对着话筒说:“今天是玺哥哥大喜的日子,我们的贵宾秦美娜小姐因为来迟,自罚表演一个节目,送给新郎新娘做贺礼,希望大家喜欢。”

    随着一阵掌声,秦美娜拿着小提琴,曼妙的走上台,她也不多说什么,上台就演奏。

    悠扬美妙的音乐响起,水墨并不常听纯音乐,只记得依稀是《爱的罗曼史》的曲调,唯美轻柔,让人有一种恬静安详的感觉,从她的指尖流泻出来,多少有几分意外,这个时尚美丽的女子,也会喜欢如此恬淡的音乐。

    水墨看她在台上表演,很有才女的风范,虽然是轻柔如水的乐曲,也能吸引大家的聆听,彷如陷入恬美的音乐当中。

    主席台正对着他们面前,水墨注视到万玺虽然没有刻意去看她,可他的神情告诉水墨,他一直在倾听,甚至比旁人更多一份另辟曲径的理解力,也许这首曲子,对于他们有过什么回忆?

    水墨不知道他们有什么故事,可她直觉他们之间有过一段往事,无论是万玺的反应,还是秦美娜的眼神,贺佩瑜的骄傲,甚至是万锦年看见她的出现就不悦,纪深他们的窘迫,种种都在告诉她,他们之间一定有什么。

    水墨觉得万玺眼中包含着一丝神思恍惚,也许还沉浸在往事当中,这是危险的,水墨伸手握住他的手,对他嫣然一笑,仿佛在告诉他,不管什么事,还有她在他身边。

    万玺看她一眼,眼中找回了属于他们的柔情,握着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吻一下,说:“墨墨相信我,我心里只有你。”

    水墨点头,莞尔道:“我相信你。”

    一曲演奏完,秦美娜走到话筒旁边说:“今天的日子是美好的,希望大家用最美好的心情,来度过今天,曲子送给新郎新娘,希望你们每天都有一份爱的心情。”

    她缓缓走下台,台下已是掌声一片,表示对她的赞许。秦美娜都无动于衷,回到她的位置,向万玺他们这边举起酒杯,便一饮而尽,贺佩瑜在她耳边说着什么,她都充耳不闻,只是吃着东西。

    万玺夹起牛肉片到水墨碗里,说:“多吃一点吧,一会有你要应酬的。”

    纪深和霍东风看见气氛有点凝重,有意搞点气氛,他们眼神一个交汇,即已心领神会,说:“万玺,我们来玩个游戏吧,输的人要受罚的。”

    万玺睥睨道:“你们想闹哪样,今天我新婚,难不成想灌醉我不成?”他现在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和他们游戏?

    “都没开始玩你就认输,你还是万玺吗?”范周玩心最重,自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

    “那好,你们想玩什么?”万玺一副舍命陪君子的模样。

    霍东风“啪”的一声,变戏法似的掏出一叠纸张,说:“喝酒喝不过你,我们来折千纸鹤吧,谁折得快谁赢,赢的人可以提出任何惩罚,怎么样,来吗?”

    万玺抿唇一笑,说:“你这不是要我输么,我没折过这玩意,你是经常折了逗女孩子开心的,我能赢你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