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先婚厚爱 > 分节阅读1
    《先婚厚爱(高干)》作者:爱美人【完结】

    初遇

    婚礼的晚宴上,水墨没有想到会遇见前男友罗子琪,罗子琪携着他的现任女友,高姿态,和男方的许多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相谈甚欢,这是他一直想要的生活,他得到了。

    来宾许多都是成双成对的,他们是男方的客人,而新娘是水墨的部门主管,她才有幸参加这次盛大的婚礼。

    晚宴的时间已经过了,宾客的兴头依然未减,男方那边的客人依然在挨个敬酒。水墨看看时间不早,起身去上洗手间,打算一会就回去,在这里她也就认识那么几个同事而已。

    酒楼的洗手间需要穿过一条长廊,长廊外面是阳台。

    水墨刚从洗手间出来,罗子琪手里叼着一支烟,靠在长廊通往阳台的门口,显然在等着她,看见她出来,摁息烟头,说:“墨墨,我有话想对你说,出来下好吗?”

    水墨可不想和他纠葛不清,说:“我们没什么可说的。”

    可当她想越过他时,罗子琪拽着她的手臂,说:“墨墨,你过得好吗?我很想你。”

    水墨没有想到他到今天还会说这话,有宾客从洗手间出来,罗子琪不由分说拉着她走出阳台,待那人走过去才说:“墨墨,我知道分手这一年你都是一个人,有没有想过我?我最近一直梦见你,梦见我们曾经最快乐的时光。”

    水墨连忙挣脱他的手,说:“你梦见什么和我没关系,你现在是别人的男朋友,和我没有半点干系。我一个人不是因为我还想你,我只是在找那个真正爱我,不会背弃我的人,很抱歉那个人不是你。”

    罗子琪挡在她面前,说:“墨墨,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比以前好十倍的对你,给你幸福。”

    “不可能,一年前你背弃我去找别人的时候,想过我是什么感受吗?你怎么没有想到今天?你现在得到你想要的,却想回头找我?就算你对我再好也不是我想要的,对不起,你找错人了,我压根没有想过要重新和你在一起,我说的够明白吗?”

    “子琪!”罗子琪还想说什么,阳台门口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叫住她,正是他的现任女友麦美仙,怒目圆睁的看着他。

    水墨在一年前就知道麦美仙是罗子琪公司老板的女儿,比他还大一岁,罗子琪年轻帅气,有干劲,有魄力,很快就被麦美仙看上,罗子琪挣扎过几次以后,终于选择和水墨分手。

    刚开始水墨也很难过,想不到他们的爱情,对他来说不过如此。后来也终于想通,有些男人,权势和得到认可,比爱情更加重要。

    “子琪,你在这里干什么,我们该回去了。”麦美仙双眼像要喷出火来。

    罗子琪不得不放开水墨,和麦美仙一起回去。

    水墨靠在阳台的栏杆,想不到来参加一个婚礼而已,竟然就冤家路窄的遇上他们,罗子琪还异想天开挽回她,不是很可笑吗?

    蓦然转身,看见一个男人在阳台另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手里端着一杯红酒,看见她望过来,举杯,把红酒一饮而尽。

    水墨不知道他在阳台干什么,呆了多久,刚才和罗子琪吵架,必然让他听见了吧。

    水墨也不知道哪来的冲动,看见那人又斟了一杯红酒,他居然带了一瓶红酒出来,也没有想太多,冲上前夺过他手中的酒杯,只说一声:“请我喝酒吧。”然后仰头饮尽。

    万玺只是不太习惯里面的喧嚣,才带了瓶红酒出来吹风,对着这个城市一览无遗的七彩夜景,是一件很惬意很享受的事。

    谁想就遇上刚才的一出,没来由的,对眼前这个敢爱敢恨,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拖泥带水,干脆利落的女子很感兴趣,对她的举动也没有感到突兀,带着莫名的微笑看着她。

    水墨理所当然似的,喝完一杯,端着酒杯向他示意还要斟一杯。

    万玺丝毫没有动怒的意思,脾气极好的给她倒了一杯红酒。若是别人看见这一幕,一定会大大跌破眼镜,不可一世的万玺,居然也有这么好脾气的“侍候”一个女人。

    水墨又是一饮而尽,举着酒杯表示还要,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说:“哥们,你真好,够义气,再给姐姐一杯吧。”

    她想喝酒,并不是表示她心里还有那个人,只是觉得很压抑,自己曾经喜欢的,竟是这样的人,以为这样,曾经的伤害就可以磨灭么。

    万玺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缓缓给她倒一杯酒。

    看了一眼她搭在他肩上的手,小葱般白皙细嫩的小手,不怎么着力的搭在他肩上,他意外的没有反感,看得出来,她酒量不咋地,却偏偏想要喝。

    万玺对于这样“投怀送抱”的女人,向来很冷情,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就算在他面前做更出格的事,他都不会多看一眼。

    滴血般妖艳的红酒,是那般诱人,水墨毫无节制的,连喝三杯,对于一点也不豪放的人来说,她的豪放显得青涩和不知所措,无形中眉宇之间的愁闷,愈发显而易见。

    她现在只想喝酒,没有什么比酒更能排遣她的心情,自己第一个爱上的人,居然是这么个货色,摔。

    水墨再次向他举杯要喝酒,万玺看她比喝白开水还要凶猛的姿势喝下一杯又一杯红酒,心想,怕她要出事了,就说:“小妹妹,红酒是品出来的,不是拼出来也不是猜出来的,你这样喝,根本品不出红酒的好坏。”

    红酒是品出来的?也许吧,但这话现在对于水墨来说是狗屁不通,她只知道红酒也是酒,而她现在需要酒来麻醉自己,可是白酒太烈她喝不了,啤酒,她不喜欢那股味道,如此而已。

    “什么小妹妹,我24了,姐姐失恋了,你就不能让我好好喝酒么?”水墨这般抗议。

    “你们不是分手一年了么,还失恋?”万玺唇角的笑意更浓。

    他果然听见他们刚才的对话。

    水墨也没有感到不自然,说:“失恋一年也是失恋,失恋一年还没有找到新男友,还被家人催了一次又一次的人更加伤不起,快给姐姐倒酒啦。”

    其实她已经开始身子有些摇晃,小脸也晕染上绯红。

    又喝下一杯,红酒微微的苦涩让水墨有些不适,皱了下鼻子,看见万玺只是打量她,不由问:“为什么这样看我,姐姐漂亮吧?”说到容貌,她还是有几分得意的。

    万玺莞尔一笑,这女娃子还是挺自恋的。

    “笑什么,承认我漂亮吧?”水墨靠近他问。

    “小妹妹,你还嫩着呢。”万玺忍不住开口,却没有想,漂亮和嫩有什么矛盾吗?

    “都说了我不是小妹妹。”水墨举着酒杯又向他要酒。

    万玺只好又给她倒一杯,说:“喝完这最后一杯该歇歇了,再喝你就要醉了。”他可不想一会要照顾一个醉猫。

    水墨缓缓喝下这一杯,蓦然感到一阵头重脚轻,不觉靠在他身上,说:“醉了?好像有点头晕,可是我没醉,我要喝酒,你陪我喝酒好不好?”

    “不好。”万玺不容抗拒的说:“你都这样了,再喝你会难受,我送你回家。”收起她手中的酒杯,拉着她的手便往外走。

    “我没醉,我要喝酒。”水墨摇晃着身子,步伐也是摇摆不定,趔趄着被万玺拉着回里面去。

    这时候晚宴已经将要散场,宾客已经告辞了大半。

    新娘穆华看见水墨喝得醉醺醺的,紧张的说:“水墨怎么还在这里,我以为你和同事一起回去了,怎么还喝这么多,你这样子怎么回去,谁送你回去好呢?”

    宾客又走了几拨人,万玺也向新郎告辞:“好好享受你的新婚夜,我走了。”

    新郎拍了下他的手臂,说:“你也老大不小的,赶快找个人吧。”

    “也许很快,也许就是找不到,走了。”说完他就往外走。

    穆华扫视一圈,也没看见个熟人,暗暗着急。

    水墨笑道:“你们都以为我喝醉了?我没醉,我自己回去。”可刚往前跄踉一步,就倒在万玺身上。

    万玺拎起她,也没有看见有熟悉的朋友,就说:“我送你回去。”

    得知万玺肯“屈尊”送水墨回去,穆华感到几分疑惑,但他肯帮自己解决一个大难题,她自是千恩万谢。

    水墨虽然跟着他走,步伐却摇晃不稳,有点不知东南西北,嘴上还嚷着:“我要喝酒,我没醉,陪我喝酒好不好?”

    她想挣脱他的手,好像那样就可以喝酒似的,万玺又将她拉回来,干脆搂着她的腰走出去。她的腰肢很柔软纤细,盈盈一握,手感还很不错。

    水墨被他这样搂着,一点也不安分,双手在他身上蹭了又蹭,又在空中像要抓住什么,醉态可掬。

    走出酒楼,门口夜风吹来,水墨打了个激灵,清醒了几分,却让她愈发难受,蓦地“嗷”一声,一口赃物吐了出来,喷在万玺身上。

    “你……”万玺气得说不出话,连忙推开她脱□上的西装。

    水墨没有了他的受力,跄踉一步,眼看她就要仰头倒下,万玺眼疾手快将她拉了回来,水墨扶着他的大腿,蹲在地上大吐特吐起来。

    万玺脱下西装一看,西装又湿又脏,干脆把它丢弃在一旁的垃圾箱里。

    回头看水墨也吐得差不多了,从口袋里抽出纸巾,给她擦干净脸上的赃物和她的小手,万玺自己也很讶异,他什么时候变得这般细心?

    “好受一点没有?”万玺问。

    “……”水墨像没有听见他的话,脑袋摇晃着,眼神迷离。

    万玺无可奈何,看她没有再吐,拉她起来,说:“没事就回家吧。”

    万玺半搂半抱着她走到他的保时捷,让她坐上副驾,才转过去开车。

    “你住哪里?”万玺系上安全带,想给水墨系安全带的时候,她怎么也不肯系上,又蹭到他身上,手指不知道指着哪里:“我住……这里。”最后竟然指着他的心窝口说。

    万玺一声苦笑,只道她吐了以后会清醒一些,不想却更加厉害,踩动油门,车子开了出去。

    万玺也想不明白自己竟然会纵容一个陌生的女子在他身上胡作非为,若是换了别人,早被他一手拍飞了。

    “好热,怎么这么热?”水墨拉扯着领口,她只穿一件带花边的长袖雪纺衫,因为喝了酒的关系,小脸涨得通红,身上也是热得难耐。

    万玺又把空调开大了一点,水墨才好受一些,转眼又趴在他身上,胡言乱语:“你不热吗?我帮你脱衣服好不好?”双手歪歪扭扭的解开他衬衫的纽扣。

    万玺一只手臂被她压着,握不住方向盘,干脆绕过她,等于把她抱在身上,水墨更加肆意的,解开他衬衫的两颗纽扣,胸前的春光十分诱人。

    水墨咽了口津液,手指在他胸前指画着,jifu的纹理触动了她的感官,蓦然抬起头望着他说:“吻我吧。”旋即仰起小脸闭上眼睛,等待他的吻落下。

    她不知道,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万玺身下的某个部位,瞬间抬头。

    可是她说这话是醉得太厉害,还是